爱上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爱上中文 > 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遗迹现世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遗迹现世

随着鬼王思索起来()?(),

殿内陷入了安静。

片刻后()?(),

鬼王阴冷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为了向宋姑娘表达迷惘谷谈和的诚意5[(.)]5?5#?#?5()?(),

我给宋姑娘一个消息吧。”

宋以枝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西魔界那边在研究兽疫,以他们的进度,兽疫可能已经制造出。

?!

宋以枝眼前一黑。

看着用脸骂的很脏的宋以枝,鬼王抬手一摊,“如今的迷惘谷还愿意和修仙界谈和,可若是修仙界因为兽疫元气大伤,或许迷惘谷就不愿意谈和了。”

看着下达时间限制的鬼王,宋以枝开口,“我会转达。”

鬼王微微一笑。

“以宋姑娘的本事和慈悲,我相信会有谈和的那一天。”鬼王说。

宋以枝嘴角微微一扯,“这个高帽子我不戴。”

能不能谈和这件事可取决于自己,而是修仙界和那些宗门世家。

鬼王也不恼,他说,“宋姑娘是想再逗留几天还是?”

“以后会有机会的。”宋以枝开口,“这次就不叨扰了。”

鬼王抬手,“宋姑娘慢走。”

……

神殿。

宋以枝迈过门槛走进来就见一边闭目养神的池衍还有沙盘前的修罗神。

“十三城还好吗?”修罗神凉飕飕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顿时脸一垮,“全没了!”

池衍睁开眼睛,看着有些炸毛的小凤凰,淡淡开口,“怎么了?”

“鬼王想和修仙界谈和。”宋以枝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后继续开口,“为表谈和的诚意,他告诉我西魔界研究出了兽疫。”

“……”修罗神眉头一蹙,本就冰冷的神色愈发冷峻。

西魔界真是疯了!

池衍‘嗯’了一声。

宋以枝往椅子一靠,仰头看着房梁。

见宋以枝这有些生无可恋的样子,修罗神冰冷的声音响起,“修仙界。”

宋以枝缓缓歪头看过去。

“比起神魔战场,修仙界似乎更好下手。”修罗神看着宋以枝这幅样子,思索片刻后再次开口,“驭兽谷。”

兽疫就是专门针对兽类的,除去妖界,兽类最多的地方就是驭兽谷。

“妖界!”宋以枝顿时坐直了身体,随即低声咒骂了一句。

干他娘的西魔界!

“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去一趟万兽海。”池衍低沉平静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嗯?”了一声。

见宋以枝还没反应过来,修罗神直接开口,“封印出问题了。”

?!

啥玩意??

池衍站起身,抬手带着宋以枝前往万兽海。

修罗神看着沙盘上的那些水镜,思索片刻后去找夜朝和夜寒星了。

万兽海。

池衍和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火神已经和水神打起来了。

欲言又止的封印下,那些骷髅兽在疯狂的冲向封印。

宋以枝果断抬手一挥。

霎时间,万里冰封。

没有了神格的水神瞬间被席卷而来的冰雪冻住了大半身体。

火神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道残影。

等祂再次看清的时候,就见宋以枝一拳将水神抡翻在地上。

“我去尼玛的!”宋以枝怒骂了一句,随后依旧朝着那张脸又是一拳过去,“苍生招你惹你了?!你要死还非得拖着苍生给你陪葬!我特么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看着抡拳就是干的宋以枝,火神嘴角微微一抽,祂扭头去看一边的宸凌大神。

这不管管?

池衍负手站在一边。

这小凤凰被雷劈出经验了,已经学会用蛮力硬揍了。

见状,火神说起了正事,“凤神在恶蛟那边,但恶蛟已经快不行了。”

恶蛟一死,下面的诛神遗迹就要现世。

“西魔界已经出兽疫了,诛神遗迹出不出来没差!”宋以枝咬牙切齿的声音传过来。

火神面色凝重起来。

看着单方面被拳头揍的前任水神,池衍淡淡开口,“下去看看。”

“这贱人怎么处理?”宋以枝开口问。

池衍手一动。

看着被捆住动弹不得的水神,宋以枝抬脚就是踹。

“……”火神嘴角抽搐。

看得出来,这一脚夹杂了不少私人情绪哈。

海底。

三位神祇抵达恶蛟那边的时候,恶蛟就剩下一口气了。

“救不了。”凤以安的声音有些凝重,“心脉被神器震碎了,加上妖丹不知所踪,我没法。”

为了救这头恶蛟,祂连凤凰血都喂了,但没用。

池衍抬手拦住要过去的宋以枝,“兽疫。”

宋以枝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扭头就去看自家哥哥。

“我好歹也是神。”凤以安无奈开口。

宋以枝一手抓着自家哥哥的袖子,不放心的看着祂。

看着开始发狂挣扎的恶蛟,火神沉声开口,“照这样子,诛神遗迹很快就要出来了。”

池衍回头看向宋以枝,语调平静,“你敢进去诛神遗迹吗?”

“可以。”

“不行!”

宋以枝和凤以安的声音同时响起。

宋以枝扯了扯自家哥哥的袖子,见祂一脸不赞成,认真开口,“我是人,兽疫对我没用。”

“你也是凤族。”凤以安沉声开口,“我是凤神,理应我去。”

一边的火神看着快要打起道,“要不我去吧?比起祂们两位,我还算是有些资历。”

“只怕你进不去。”池衍和火神说。

进不去?

火神思索片刻后看向宋以枝。

难道只有冰神能进去吗?

可诛神遗迹里面危机重重,还有专门针对兽类的兽疫。

“凤神,妖界需要你。”池衍平淡的声音威严。

正在据理力争的凤以安一愣。

宋以枝抬手拍了拍自家哥哥的胳膊,随即拿出通讯符联系了自家哥哥,接着又联系了韩府主、步婆婆、学宫宫主……等人。

等宋以枝联系完,恶蛟已经咽气,冰封起来的海底颤动起来。

“上去。”池衍开口。

转瞬间,几位神祇出现在了海面上。

因着诛神遗迹要现世,万兽海已经出现了狂风暴雨。

被捆在一边的前任水神看着如今这个情况,脸上是狂喜。

诛神遗迹现世,兽疫出来,就不信宋以枝不死!!

阴沉的天色里面,一座坟墓样式的建筑虚影缓缓出来。

诛神遗迹出现的速度非常快。

浩荡的威压荡开,身为神祇的几位毫无感觉,可对于前任水神而言,他喘不上气,紧接着开始吐血。

宋以枝的身体忽然飘向了半空中的虚影。

凤以安一把抓住了自家妹妹。

宋以枝手腕一动,挣脱之后整个人就消失了。

随着鬼王思索起来()?(),

殿内陷入了安静。

片刻后()?(),

鬼王阴冷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为了向宋姑娘表达迷惘谷谈和的诚意()?(),

我给宋姑娘一个消息吧。”

宋以枝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西魔界那边在研究兽疫,以他们的进度,兽疫可能已经制造出。

?!

宋以枝眼前一黑。

看着用脸骂的很脏的宋以枝,鬼王抬手一摊,“如今的迷惘谷还愿意和修仙界谈和,可若是修仙界因为兽疫元气大伤,或许迷惘谷就不愿意谈和了。”

看着下达时间限制的鬼王,宋以枝开口,“我会转达。”

鬼王微微一笑。

“以宋姑娘的本事和慈悲,我相信会有谈和的那一天。”鬼王说。

宋以枝嘴角微微一扯,“这个高帽子我不戴。”

能不能谈和这件事可取决于自己,而是修仙界和那些宗门世家。

鬼王也不恼,他说,“宋姑娘是想再逗留几天还是?”

“以后会有机会的。”宋以枝开口,“这次就不叨扰了。”

鬼王抬手,“宋姑娘慢走。”

……

神殿。

宋以枝迈过门槛走进来就见一边闭目养神的池衍还有沙盘前的修罗神。

“十三城还好吗?”修罗神凉飕飕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顿时脸一垮,“全没了!”

池衍睁开眼睛,看着有些炸毛的小凤凰,淡淡开口,“怎么了?”

“鬼王想和修仙界谈和。”宋以枝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后继续开口,“为表谈和的诚意,他告诉我西魔界研究出了兽疫。”

“……”修罗神眉头一蹙,本就冰冷的神色愈发冷峻。

西魔界真是疯了!

池衍‘嗯’了一声。

宋以枝往椅子一靠,仰头看着房梁。

见宋以枝这有些生无可恋的样子,修罗神冰冷的声音响起,“修仙界。”

宋以枝缓缓歪头看过去。

“比起神魔战场,修仙界似乎更好下手。”修罗神看着宋以枝这幅样子,思索片刻后再次开口,“驭兽谷。”

兽疫就是专门针对兽类的,除去妖界,兽类最多的地方就是驭兽谷。

“妖界!”宋以枝顿时坐直了身体,随即低声咒骂了一句。

干他娘的西魔界!

“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去一趟万兽海。”池衍低沉平静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嗯?”了一声。

见宋以枝还没反应过来,修罗神直接开口,“封印出问题了。”

?!

啥玩意??

池衍站起身,抬手带着宋以枝前往万兽海。

修罗神看着沙盘上的那些水镜,思索片刻后去找夜朝和夜寒星了。

万兽海。

池衍和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火神已经和水神打起来了。

欲言又止的封印下,那些骷髅兽在疯狂的冲向封印。

宋以枝果断抬手一挥。

霎时间,万里冰封。

没有了神格的水神瞬间被席卷而来的冰雪冻住了大半身体。

火神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道残影。

等祂再次看清的时候,就见宋以枝一拳将水神抡翻在地上。

“我去尼玛的!”宋以枝怒骂了一句,随后依旧朝着那张脸又是一拳过去,“苍生招你惹你了?!你要死还非得拖着苍生给你陪葬!我特么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看着抡拳就是干的宋以枝,火神嘴角微微一抽,祂扭头去看一边的宸凌大神。

这不管管?

池衍负手站在一边。

这小凤凰被雷劈出经验了,已经学会用蛮力硬揍了。

见状,火神说起了正事,“凤神在恶蛟那边,但恶蛟已经快不行了。”

恶蛟一死,下面的诛神遗迹就要现世。

“西魔界已经出兽疫了,诛神遗迹出不出来没差!”宋以枝咬牙切齿的声音传过来。

火神面色凝重起来。

看着单方面被拳头揍的前任水神,池衍淡淡开口,“下去看看。”

“这贱人怎么处理?”宋以枝开口问。

池衍手一动。

看着被捆住动弹不得的水神,宋以枝抬脚就是踹。

“……”火神嘴角抽搐。

看得出来,这一脚夹杂了不少私人情绪哈。

海底。

三位神祇抵达恶蛟那边的时候,恶蛟就剩下一口气了。

“救不了。”凤以安的声音有些凝重,“心脉被神器震碎了,加上妖丹不知所踪,我没法。”

为了救这头恶蛟,祂连凤凰血都喂了,但没用。

池衍抬手拦住要过去的宋以枝,“兽疫。”

宋以枝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扭头就去看自家哥哥。

“我好歹也是神。”凤以安无奈开口。

宋以枝一手抓着自家哥哥的袖子,不放心的看着祂。

看着开始发狂挣扎的恶蛟,火神沉声开口,“照这样子,诛神遗迹很快就要出来了。”

池衍回头看向宋以枝,语调平静,“你敢进去诛神遗迹吗?”

“可以。”

“不行!”

宋以枝和凤以安的声音同时响起。

宋以枝扯了扯自家哥哥的袖子,见祂一脸不赞成,认真开口,“我是人,兽疫对我没用。”

“你也是凤族。”凤以安沉声开口,“我是凤神,理应我去。”

一边的火神看着快要打起道,“要不我去吧?比起祂们两位,我还算是有些资历。”

“只怕你进不去。”池衍和火神说。

进不去?

火神思索片刻后看向宋以枝。

难道只有冰神能进去吗?

可诛神遗迹里面危机重重,还有专门针对兽类的兽疫。

“凤神,妖界需要你。”池衍平淡的声音威严。

正在据理力争的凤以安一愣。

宋以枝抬手拍了拍自家哥哥的胳膊,随即拿出通讯符联系了自家哥哥,接着又联系了韩府主、步婆婆、学宫宫主……等人。

等宋以枝联系完,恶蛟已经咽气,冰封起来的海底颤动起来。

“上去。”池衍开口。

转瞬间,几位神祇出现在了海面上。

因着诛神遗迹要现世,万兽海已经出现了狂风暴雨。

被捆在一边的前任水神看着如今这个情况,脸上是狂喜。

诛神遗迹现世,兽疫出来,就不信宋以枝不死!!

阴沉的天色里面,一座坟墓样式的建筑虚影缓缓出来。

诛神遗迹出现的速度非常快。

浩荡的威压荡开,身为神祇的几位毫无感觉,可对于前任水神而言,他喘不上气,紧接着开始吐血。

宋以枝的身体忽然飘向了半空中的虚影。

凤以安一把抓住了自家妹妹。

宋以枝手腕一动,挣脱之后整个人就消失了。

随着鬼王思索起来,殿内陷入了安静。

片刻后,鬼王阴冷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为了向宋姑娘表达迷惘谷谈和的诚意,我给宋姑娘一个消息吧。”

宋以枝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西魔界那边在研究兽疫,以他们的进度,兽疫可能已经制造出来了。”

鬼王说。

?!

宋以枝眼前一黑。

看着用脸骂的很脏的宋以枝,鬼王抬手一摊,“如今的迷惘谷还愿意和修仙界谈和,可若是修仙界因为兽疫元气大伤,或许迷惘谷就不愿意谈和了。”

看着下达时间限制的鬼王,宋以枝开口,“我会转达。”

鬼王微微一笑。

“以宋姑娘的本事和慈悲,我相信会有谈和的那一天。”鬼王说。

宋以枝嘴角微微一扯,“这个高帽子我不戴。”

能不能谈和这件事可取决于自己,而是修仙界和那些宗门世家。

鬼王也不恼,他说,“宋姑娘是想再逗留几天还是?”

“以后会有机会的。”宋以枝开口,“这次就不叨扰了。”

鬼王抬手,“宋姑娘慢走。”

……

神殿。

宋以枝迈过门槛走进来就见一边闭目养神的池衍还有沙盘前的修罗神。

“十三城还好吗?”修罗神凉飕飕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顿时脸一垮,“全没了!”

池衍睁开眼睛,看着有些炸毛的小凤凰,淡淡开口,“怎么了?”

“鬼王想和修仙界谈和。”宋以枝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后继续开口,“为表谈和的诚意,他告诉我西魔界研究出了兽疫。”

“……”修罗神眉头一蹙,本就冰冷的神色愈发冷峻。

西魔界真是疯了!

池衍‘嗯’了一声。

宋以枝往椅子一靠,仰头看着房梁。

见宋以枝这有些生无可恋的样子,修罗神冰冷的声音响起,“修仙界。”

宋以枝缓缓歪头看过去。

“比起神魔战场,修仙界似乎更好下手。”修罗神看着宋以枝这幅样子,思索片刻后再次开口,“驭兽谷。”

兽疫就是专门针对兽类的,除去妖界,兽类最多的地方就是驭兽谷。

“妖界!”宋以枝顿时坐直了身体,随即低声咒骂了一句。

干他娘的西魔界!

“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去一趟万兽海。”池衍低沉平静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嗯?”了一声。

见宋以枝还没反应过来,修罗神直接开口,“封印出问题了。”

?!

啥玩意??

池衍站起身,抬手带着宋以枝前往万兽海。

修罗神看着沙盘上的那些水镜,思索片刻后去找夜朝和夜寒星了。

万兽海。

池衍和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火神已经和水神打起来了。

欲言又止的封印下,那些骷髅兽在疯狂的冲向封印。

宋以枝果断抬手一挥。

霎时间,万里冰封。

没有了神格的水神瞬间被席卷而来的冰雪冻住了大半身体。

火神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道残影。

等祂再次看清的时候,就见宋以枝一拳将水神抡翻在地上。

“我去尼玛的!”宋以枝怒骂了一句,随后依旧朝着那张脸又是一拳过去,“苍生招你惹你了?!你要死还非得拖着苍生给你陪葬!我特么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看着抡拳就是干的宋以枝,火神嘴角微微一抽,祂扭头去看一边的宸凌大神。

这不管管?

池衍负手站在一边。

这小凤凰被雷劈出经验了,已经学会用蛮力硬揍了。

见状,火神说起了正事,“凤神在恶蛟那边,但恶蛟已经快不行了。”

恶蛟一死,下面的诛神遗迹就要现世。

“西魔界已经出兽疫了,诛神遗迹出不出来没差!”宋以枝咬牙切齿的声音传过来。

火神面色凝重起来。

看着单方面被拳头揍的前任水神,池衍淡淡开口,“下去看看。”

“这贱人怎么处理?”宋以枝开口问。

池衍手一动。

看着被捆住动弹不得的水神,宋以枝抬脚就是踹。

“……”火神嘴角抽搐。

看得出来,这一脚夹杂了不少私人情绪哈。

海底。

三位神祇抵达恶蛟那边的时候,恶蛟就剩下一口气了。

“救不了。”凤以安的声音有些凝重,“心脉被神器震碎了,加上妖丹不知所踪,我没法。”

为了救这头恶蛟,祂连凤凰血都喂了,但没用。

池衍抬手拦住要过去的宋以枝,“兽疫。”

宋以枝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扭头就去看自家哥哥。

“我好歹也是神。”凤以安无奈开口。

宋以枝一手抓着自家哥哥的袖子,不放心的看着祂。

看着开始发狂挣扎的恶蛟,火神沉声开口,“照这样子,诛神遗迹很快就要出来了。”

池衍回头看向宋以枝,语调平静,“你敢进去诛神遗迹吗?”

“可以。”

“不行!”

宋以枝和凤以安的声音同时响起。

宋以枝扯了扯自家哥哥的袖子,见祂一脸不赞成,认真开口,“我是人,兽疫对我没用。”

“你也是凤族。”凤以安沉声开口,“我是凤神,理应我去。”

一边的火神看着快要打起道,“要不我去吧?比起祂们两位,我还算是有些资历。”

“只怕你进不去。”池衍和火神说。

进不去?

火神思索片刻后看向宋以枝。

难道只有冰神能进去吗?

可诛神遗迹里面危机重重,还有专门针对兽类的兽疫。

“凤神,妖界需要你。”池衍平淡的声音威严。

正在据理力争的凤以安一愣。

宋以枝抬手拍了拍自家哥哥的胳膊,随即拿出通讯符联系了自家哥哥,接着又联系了韩府主、步婆婆、学宫宫主……等人。

等宋以枝联系完,恶蛟已经咽气,冰封起来的海底颤动起来。

“上去。”池衍开口。

转瞬间,几位神祇出现在了海面上。

因着诛神遗迹要现世,万兽海已经出现了狂风暴雨。

被捆在一边的前任水神看着如今这个情况,脸上是狂喜。

诛神遗迹现世,兽疫出来,就不信宋以枝不死!!

阴沉的天色里面,一座坟墓样式的建筑虚影缓缓出来。

诛神遗迹出现的速度非常快。

浩荡的威压荡开,身为神祇的几位毫无感觉,可对于前任水神而言,他喘不上气,紧接着开始吐血。

宋以枝的身体忽然飘向了半空中的虚影。

凤以安一把抓住了自家妹妹。

宋以枝手腕一动,挣脱之后整个人就消失了。

随着鬼王思索起来()?(),

殿内陷入了安静。

片刻后()?(),

鬼王阴冷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为了向宋姑娘表达迷惘谷谈和的诚意()?(),

我给宋姑娘一个消息吧。”

宋以枝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西魔界那边在研究兽疫,以他们的进度,兽疫可能已经制造出。

?!

宋以枝眼前一黑。

看着用脸骂的很脏的宋以枝,鬼王抬手一摊,“如今的迷惘谷还愿意和修仙界谈和,可若是修仙界因为兽疫元气大伤,或许迷惘谷就不愿意谈和了。”

看着下达时间限制的鬼王,宋以枝开口,“我会转达。”

鬼王微微一笑。

“以宋姑娘的本事和慈悲,我相信会有谈和的那一天。”鬼王说。

宋以枝嘴角微微一扯,“这个高帽子我不戴。”

能不能谈和这件事可取决于自己,而是修仙界和那些宗门世家。

鬼王也不恼,他说,“宋姑娘是想再逗留几天还是?”

“以后会有机会的。”宋以枝开口,“这次就不叨扰了。”

鬼王抬手,“宋姑娘慢走。”

……

神殿。

宋以枝迈过门槛走进来就见一边闭目养神的池衍还有沙盘前的修罗神。

“十三城还好吗?”修罗神凉飕飕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顿时脸一垮,“全没了!”

池衍睁开眼睛,看着有些炸毛的小凤凰,淡淡开口,“怎么了?”

“鬼王想和修仙界谈和。”宋以枝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后继续开口,“为表谈和的诚意,他告诉我西魔界研究出了兽疫。”

“……”修罗神眉头一蹙,本就冰冷的神色愈发冷峻。

西魔界真是疯了!

池衍‘嗯’了一声。

宋以枝往椅子一靠,仰头看着房梁。

见宋以枝这有些生无可恋的样子,修罗神冰冷的声音响起,“修仙界。”

宋以枝缓缓歪头看过去。

“比起神魔战场,修仙界似乎更好下手。”修罗神看着宋以枝这幅样子,思索片刻后再次开口,“驭兽谷。”

兽疫就是专门针对兽类的,除去妖界,兽类最多的地方就是驭兽谷。

“妖界!”宋以枝顿时坐直了身体,随即低声咒骂了一句。

干他娘的西魔界!

“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去一趟万兽海。”池衍低沉平静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嗯?”了一声。

见宋以枝还没反应过来,修罗神直接开口,“封印出问题了。”

?!

啥玩意??

池衍站起身,抬手带着宋以枝前往万兽海。

修罗神看着沙盘上的那些水镜,思索片刻后去找夜朝和夜寒星了。

万兽海。

池衍和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火神已经和水神打起来了。

欲言又止的封印下,那些骷髅兽在疯狂的冲向封印。

宋以枝果断抬手一挥。

霎时间,万里冰封。

没有了神格的水神瞬间被席卷而来的冰雪冻住了大半身体。

火神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道残影。

等祂再次看清的时候,就见宋以枝一拳将水神抡翻在地上。

“我去尼玛的!”宋以枝怒骂了一句,随后依旧朝着那张脸又是一拳过去,“苍生招你惹你了?!你要死还非得拖着苍生给你陪葬!我特么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看着抡拳就是干的宋以枝,火神嘴角微微一抽,祂扭头去看一边的宸凌大神。

这不管管?

池衍负手站在一边。

这小凤凰被雷劈出经验了,已经学会用蛮力硬揍了。

见状,火神说起了正事,“凤神在恶蛟那边,但恶蛟已经快不行了。”

恶蛟一死,下面的诛神遗迹就要现世。

“西魔界已经出兽疫了,诛神遗迹出不出来没差!”宋以枝咬牙切齿的声音传过来。

火神面色凝重起来。

看着单方面被拳头揍的前任水神,池衍淡淡开口,“下去看看。”

“这贱人怎么处理?”宋以枝开口问。

池衍手一动。

看着被捆住动弹不得的水神,宋以枝抬脚就是踹。

“……”火神嘴角抽搐。

看得出来,这一脚夹杂了不少私人情绪哈。

海底。

三位神祇抵达恶蛟那边的时候,恶蛟就剩下一口气了。

“救不了。”凤以安的声音有些凝重,“心脉被神器震碎了,加上妖丹不知所踪,我没法。”

为了救这头恶蛟,祂连凤凰血都喂了,但没用。

池衍抬手拦住要过去的宋以枝,“兽疫。”

宋以枝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扭头就去看自家哥哥。

“我好歹也是神。”凤以安无奈开口。

宋以枝一手抓着自家哥哥的袖子,不放心的看着祂。

看着开始发狂挣扎的恶蛟,火神沉声开口,“照这样子,诛神遗迹很快就要出来了。”

池衍回头看向宋以枝,语调平静,“你敢进去诛神遗迹吗?”

“可以。”

“不行!”

宋以枝和凤以安的声音同时响起。

宋以枝扯了扯自家哥哥的袖子,见祂一脸不赞成,认真开口,“我是人,兽疫对我没用。”

“你也是凤族。”凤以安沉声开口,“我是凤神,理应我去。”

一边的火神看着快要打起道,“要不我去吧?比起祂们两位,我还算是有些资历。”

“只怕你进不去。”池衍和火神说。

进不去?

火神思索片刻后看向宋以枝。

难道只有冰神能进去吗?

可诛神遗迹里面危机重重,还有专门针对兽类的兽疫。

“凤神,妖界需要你。”池衍平淡的声音威严。

正在据理力争的凤以安一愣。

宋以枝抬手拍了拍自家哥哥的胳膊,随即拿出通讯符联系了自家哥哥,接着又联系了韩府主、步婆婆、学宫宫主……等人。

等宋以枝联系完,恶蛟已经咽气,冰封起来的海底颤动起来。

“上去。”池衍开口。

转瞬间,几位神祇出现在了海面上。

因着诛神遗迹要现世,万兽海已经出现了狂风暴雨。

被捆在一边的前任水神看着如今这个情况,脸上是狂喜。

诛神遗迹现世,兽疫出来,就不信宋以枝不死!!

阴沉的天色里面,一座坟墓样式的建筑虚影缓缓出来。

诛神遗迹出现的速度非常快。

浩荡的威压荡开,身为神祇的几位毫无感觉,可对于前任水神而言,他喘不上气,紧接着开始吐血。

宋以枝的身体忽然飘向了半空中的虚影。

凤以安一把抓住了自家妹妹。

宋以枝手腕一动,挣脱之后整个人就消失了。

随着鬼王思索起来,殿内陷入了安静。()?()

片刻后,鬼王阴冷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为了向宋姑娘表达迷惘谷谈和的诚意,我给宋姑娘一个消息吧。”

?本作者小笨月提醒您最全的《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尽在[],域名[(.)]???.の.の?

()?()

宋以枝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西魔界那边在研究兽疫,以他们的进度,兽疫可能已经制造出。()?()

?!

宋以枝眼前一黑。

看着用脸骂的很脏的宋以枝,鬼王抬手一摊,“如今的迷惘谷还愿意和修仙界谈和,可若是修仙界因为兽疫元气大伤,或许迷惘谷就不愿意谈和了。”

看着下达时间限制的鬼王,宋以枝开口,“我会转达。”

鬼王微微一笑。

“以宋姑娘的本事和慈悲,我相信会有谈和的那一天。”鬼王说。

宋以枝嘴角微微一扯,“这个高帽子我不戴。”

能不能谈和这件事可取决于自己,而是修仙界和那些宗门世家。

鬼王也不恼,他说,“宋姑娘是想再逗留几天还是?”

“以后会有机会的。”宋以枝开口,“这次就不叨扰了。”

鬼王抬手,“宋姑娘慢走。”

……

神殿。

宋以枝迈过门槛走进来就见一边闭目养神的池衍还有沙盘前的修罗神。

“十三城还好吗?”修罗神凉飕飕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顿时脸一垮,“全没了!”

池衍睁开眼睛,看着有些炸毛的小凤凰,淡淡开口,“怎么了?”

“鬼王想和修仙界谈和。”宋以枝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后继续开口,“为表谈和的诚意,他告诉我西魔界研究出了兽疫。”

“……”修罗神眉头一蹙,本就冰冷的神色愈发冷峻。

西魔界真是疯了!

池衍‘嗯’了一声。

宋以枝往椅子一靠,仰头看着房梁。

见宋以枝这有些生无可恋的样子,修罗神冰冷的声音响起,“修仙界。”

宋以枝缓缓歪头看过去。

“比起神魔战场,修仙界似乎更好下手。”修罗神看着宋以枝这幅样子,思索片刻后再次开口,“驭兽谷。”

兽疫就是专门针对兽类的,除去妖界,兽类最多的地方就是驭兽谷。

“妖界!”宋以枝顿时坐直了身体,随即低声咒骂了一句。

干他娘的西魔界!

“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去一趟万兽海。”池衍低沉平静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嗯?”了一声。

见宋以枝还没反应过来,修罗神直接开口,“封印出问题了。”

?!

啥玩意??

池衍站起身,抬手带着宋以枝前往万兽海。

修罗神看着沙盘上的那些水镜,思索片刻后去找夜朝和夜寒星了。

万兽海。

池衍和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火神已经和水神打起来了。

欲言又止的封印下,那些骷髅兽在疯狂的冲向封印。

宋以枝果断抬手一挥。

霎时间,万里冰封。

没有了神格的水神瞬间被席卷而来的冰雪冻住了大半身体。

火神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道残影。

等祂再次看清的时候,就见宋以枝一拳将水神抡翻在地上。

“我去尼玛的!”宋以枝怒骂了一句,随后依旧朝着那张脸又是一拳过去,“苍生招你惹你了?!你要死还非得拖着苍生给你陪葬!我特么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看着抡拳就是干的宋以枝,火神嘴角微微一抽,祂扭头去看一边的宸凌大神。

这不管管?

池衍负手站在一边。

这小凤凰被雷劈出经验了,已经学会用蛮力硬揍了。

见状,火神说起了正事,“凤神在恶蛟那边,但恶蛟已经快不行了。”

恶蛟一死,下面的诛神遗迹就要现世。

“西魔界已经出兽疫了,诛神遗迹出不出来没差!”宋以枝咬牙切齿的声音传过来。

火神面色凝重起来。

看着单方面被拳头揍的前任水神,池衍淡淡开口,“下去看看。”

“这贱人怎么处理?”宋以枝开口问。

池衍手一动。

看着被捆住动弹不得的水神,宋以枝抬脚就是踹。

“……”火神嘴角抽搐。

看得出来,这一脚夹杂了不少私人情绪哈。

海底。

三位神祇抵达恶蛟那边的时候,恶蛟就剩下一口气了。

“救不了。”凤以安的声音有些凝重,“心脉被神器震碎了,加上妖丹不知所踪,我没法。”

为了救这头恶蛟,祂连凤凰血都喂了,但没用。

池衍抬手拦住要过去的宋以枝,“兽疫。”

宋以枝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扭头就去看自家哥哥。

“我好歹也是神。”凤以安无奈开口。

宋以枝一手抓着自家哥哥的袖子,不放心的看着祂。

看着开始发狂挣扎的恶蛟,火神沉声开口,“照这样子,诛神遗迹很快就要出来了。”

池衍回头看向宋以枝,语调平静,“你敢进去诛神遗迹吗?”

“可以。”

“不行!”

宋以枝和凤以安的声音同时响起。

宋以枝扯了扯自家哥哥的袖子,见祂一脸不赞成,认真开口,“我是人,兽疫对我没用。”

“你也是凤族。”凤以安沉声开口,“我是凤神,理应我去。”

一边的火神看着快要打起道,“要不我去吧?比起祂们两位,我还算是有些资历。”

“只怕你进不去。”池衍和火神说。

进不去?

火神思索片刻后看向宋以枝。

难道只有冰神能进去吗?

可诛神遗迹里面危机重重,还有专门针对兽类的兽疫。

“凤神,妖界需要你。”池衍平淡的声音威严。

正在据理力争的凤以安一愣。

宋以枝抬手拍了拍自家哥哥的胳膊,随即拿出通讯符联系了自家哥哥,接着又联系了韩府主、步婆婆、学宫宫主……等人。

等宋以枝联系完,恶蛟已经咽气,冰封起来的海底颤动起来。

“上去。”池衍开口。

转瞬间,几位神祇出现在了海面上。

因着诛神遗迹要现世,万兽海已经出现了狂风暴雨。

被捆在一边的前任水神看着如今这个情况,脸上是狂喜。

诛神遗迹现世,兽疫出来,就不信宋以枝不死!!

阴沉的天色里面,一座坟墓样式的建筑虚影缓缓出来。

诛神遗迹出现的速度非常快。

浩荡的威压荡开,身为神祇的几位毫无感觉,可对于前任水神而言,他喘不上气,紧接着开始吐血。

宋以枝的身体忽然飘向了半空中的虚影。

凤以安一把抓住了自家妹妹。

宋以枝手腕一动,挣脱之后整个人就消失了。

随着鬼王思索起来,

殿内陷入了安静。

片刻后,

鬼王阴冷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为了向宋姑娘表达迷惘谷谈和的诚意,

我给宋姑娘一个消息吧。”

宋以枝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西魔界那边在研究兽疫,以他们的进度,兽疫可能已经制造出。

?!

宋以枝眼前一黑。

看着用脸骂的很脏的宋以枝,鬼王抬手一摊,“如今的迷惘谷还愿意和修仙界谈和,可若是修仙界因为兽疫元气大伤,或许迷惘谷就不愿意谈和了。”

看着下达时间限制的鬼王,宋以枝开口,“我会转达。”

鬼王微微一笑。

“以宋姑娘的本事和慈悲,我相信会有谈和的那一天。”鬼王说。

宋以枝嘴角微微一扯,“这个高帽子我不戴。”

能不能谈和这件事可取决于自己,而是修仙界和那些宗门世家。

鬼王也不恼,他说,“宋姑娘是想再逗留几天还是?”

“以后会有机会的。”宋以枝开口,“这次就不叨扰了。”

鬼王抬手,“宋姑娘慢走。”

……

神殿。

宋以枝迈过门槛走进来就见一边闭目养神的池衍还有沙盘前的修罗神。

“十三城还好吗?”修罗神凉飕飕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顿时脸一垮,“全没了!”

池衍睁开眼睛,看着有些炸毛的小凤凰,淡淡开口,“怎么了?”

“鬼王想和修仙界谈和。”宋以枝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后继续开口,“为表谈和的诚意,他告诉我西魔界研究出了兽疫。”

“……”修罗神眉头一蹙,本就冰冷的神色愈发冷峻。

西魔界真是疯了!

池衍‘嗯’了一声。

宋以枝往椅子一靠,仰头看着房梁。

见宋以枝这有些生无可恋的样子,修罗神冰冷的声音响起,“修仙界。”

宋以枝缓缓歪头看过去。

“比起神魔战场,修仙界似乎更好下手。”修罗神看着宋以枝这幅样子,思索片刻后再次开口,“驭兽谷。”

兽疫就是专门针对兽类的,除去妖界,兽类最多的地方就是驭兽谷。

“妖界!”宋以枝顿时坐直了身体,随即低声咒骂了一句。

干他娘的西魔界!

“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去一趟万兽海。”池衍低沉平静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嗯?”了一声。

见宋以枝还没反应过来,修罗神直接开口,“封印出问题了。”

?!

啥玩意??

池衍站起身,抬手带着宋以枝前往万兽海。

修罗神看着沙盘上的那些水镜,思索片刻后去找夜朝和夜寒星了。

万兽海。

池衍和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火神已经和水神打起来了。

欲言又止的封印下,那些骷髅兽在疯狂的冲向封印。

宋以枝果断抬手一挥。

霎时间,万里冰封。

没有了神格的水神瞬间被席卷而来的冰雪冻住了大半身体。

火神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道残影。

等祂再次看清的时候,就见宋以枝一拳将水神抡翻在地上。

“我去尼玛的!”宋以枝怒骂了一句,随后依旧朝着那张脸又是一拳过去,“苍生招你惹你了?!你要死还非得拖着苍生给你陪葬!我特么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看着抡拳就是干的宋以枝,火神嘴角微微一抽,祂扭头去看一边的宸凌大神。

这不管管?

池衍负手站在一边。

这小凤凰被雷劈出经验了,已经学会用蛮力硬揍了。

见状,火神说起了正事,“凤神在恶蛟那边,但恶蛟已经快不行了。”

恶蛟一死,下面的诛神遗迹就要现世。

“西魔界已经出兽疫了,诛神遗迹出不出来没差!”宋以枝咬牙切齿的声音传过来。

火神面色凝重起来。

看着单方面被拳头揍的前任水神,池衍淡淡开口,“下去看看。”

“这贱人怎么处理?”宋以枝开口问。

池衍手一动。

看着被捆住动弹不得的水神,宋以枝抬脚就是踹。

“……”火神嘴角抽搐。

看得出来,这一脚夹杂了不少私人情绪哈。

海底。

三位神祇抵达恶蛟那边的时候,恶蛟就剩下一口气了。

“救不了。”凤以安的声音有些凝重,“心脉被神器震碎了,加上妖丹不知所踪,我没法。”

为了救这头恶蛟,祂连凤凰血都喂了,但没用。

池衍抬手拦住要过去的宋以枝,“兽疫。”

宋以枝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扭头就去看自家哥哥。

“我好歹也是神。”凤以安无奈开口。

宋以枝一手抓着自家哥哥的袖子,不放心的看着祂。

看着开始发狂挣扎的恶蛟,火神沉声开口,“照这样子,诛神遗迹很快就要出来了。”

池衍回头看向宋以枝,语调平静,“你敢进去诛神遗迹吗?”

“可以。”

“不行!”

宋以枝和凤以安的声音同时响起。

宋以枝扯了扯自家哥哥的袖子,见祂一脸不赞成,认真开口,“我是人,兽疫对我没用。”

“你也是凤族。”凤以安沉声开口,“我是凤神,理应我去。”

一边的火神看着快要打起道,“要不我去吧?比起祂们两位,我还算是有些资历。”

“只怕你进不去。”池衍和火神说。

进不去?

火神思索片刻后看向宋以枝。

难道只有冰神能进去吗?

可诛神遗迹里面危机重重,还有专门针对兽类的兽疫。

“凤神,妖界需要你。”池衍平淡的声音威严。

正在据理力争的凤以安一愣。

宋以枝抬手拍了拍自家哥哥的胳膊,随即拿出通讯符联系了自家哥哥,接着又联系了韩府主、步婆婆、学宫宫主……等人。

等宋以枝联系完,恶蛟已经咽气,冰封起来的海底颤动起来。

“上去。”池衍开口。

转瞬间,几位神祇出现在了海面上。

因着诛神遗迹要现世,万兽海已经出现了狂风暴雨。

被捆在一边的前任水神看着如今这个情况,脸上是狂喜。

诛神遗迹现世,兽疫出来,就不信宋以枝不死!!

阴沉的天色里面,一座坟墓样式的建筑虚影缓缓出来。

诛神遗迹出现的速度非常快。

浩荡的威压荡开,身为神祇的几位毫无感觉,可对于前任水神而言,他喘不上气,紧接着开始吐血。

宋以枝的身体忽然飘向了半空中的虚影。

凤以安一把抓住了自家妹妹。

宋以枝手腕一动,挣脱之后整个人就消失了。

随着鬼王思索起]更新,记住[(.)]???。?。??

()?()

片刻后,鬼王阴冷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为了向宋姑娘表达迷惘谷谈和的诚意,我给宋姑娘一个消息吧。”()?()

宋以枝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西魔界那边在研究兽疫,以他们的进度,兽疫可能已经制造出。()?()

?!

宋以枝眼前一黑。

看着用脸骂的很脏的宋以枝,鬼王抬手一摊,“如今的迷惘谷还愿意和修仙界谈和,可若是修仙界因为兽疫元气大伤,或许迷惘谷就不愿意谈和了。”

看着下达时间限制的鬼王,宋以枝开口,“我会转达。”

鬼王微微一笑。

“以宋姑娘的本事和慈悲,我相信会有谈和的那一天。”鬼王说。

宋以枝嘴角微微一扯,“这个高帽子我不戴。”

能不能谈和这件事可取决于自己,而是修仙界和那些宗门世家。

鬼王也不恼,他说,“宋姑娘是想再逗留几天还是?”

“以后会有机会的。”宋以枝开口,“这次就不叨扰了。”

鬼王抬手,“宋姑娘慢走。”

……

神殿。

宋以枝迈过门槛走进来就见一边闭目养神的池衍还有沙盘前的修罗神。

“十三城还好吗?”修罗神凉飕飕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顿时脸一垮,“全没了!”

池衍睁开眼睛,看着有些炸毛的小凤凰,淡淡开口,“怎么了?”

“鬼王想和修仙界谈和。”宋以枝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后继续开口,“为表谈和的诚意,他告诉我西魔界研究出了兽疫。”

“……”修罗神眉头一蹙,本就冰冷的神色愈发冷峻。

西魔界真是疯了!

池衍‘嗯’了一声。

宋以枝往椅子一靠,仰头看着房梁。

见宋以枝这有些生无可恋的样子,修罗神冰冷的声音响起,“修仙界。”

宋以枝缓缓歪头看过去。

“比起神魔战场,修仙界似乎更好下手。”修罗神看着宋以枝这幅样子,思索片刻后再次开口,“驭兽谷。”

兽疫就是专门针对兽类的,除去妖界,兽类最多的地方就是驭兽谷。

“妖界!”宋以枝顿时坐直了身体,随即低声咒骂了一句。

干他娘的西魔界!

“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去一趟万兽海。”池衍低沉平静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嗯?”了一声。

见宋以枝还没反应过来,修罗神直接开口,“封印出问题了。”

?!

啥玩意??

池衍站起身,抬手带着宋以枝前往万兽海。

修罗神看着沙盘上的那些水镜,思索片刻后去找夜朝和夜寒星了。

万兽海。

池衍和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火神已经和水神打起来了。

欲言又止的封印下,那些骷髅兽在疯狂的冲向封印。

宋以枝果断抬手一挥。

霎时间,万里冰封。

没有了神格的水神瞬间被席卷而来的冰雪冻住了大半身体。

火神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道残影。

等祂再次看清的时候,就见宋以枝一拳将水神抡翻在地上。

“我去尼玛的!”宋以枝怒骂了一句,随后依旧朝着那张脸又是一拳过去,“苍生招你惹你了?!你要死还非得拖着苍生给你陪葬!我特么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看着抡拳就是干的宋以枝,火神嘴角微微一抽,祂扭头去看一边的宸凌大神。

这不管管?

池衍负手站在一边。

这小凤凰被雷劈出经验了,已经学会用蛮力硬揍了。

见状,火神说起了正事,“凤神在恶蛟那边,但恶蛟已经快不行了。”

恶蛟一死,下面的诛神遗迹就要现世。

“西魔界已经出兽疫了,诛神遗迹出不出来没差!”宋以枝咬牙切齿的声音传过来。

火神面色凝重起来。

看着单方面被拳头揍的前任水神,池衍淡淡开口,“下去看看。”

“这贱人怎么处理?”宋以枝开口问。

池衍手一动。

看着被捆住动弹不得的水神,宋以枝抬脚就是踹。

“……”火神嘴角抽搐。

看得出来,这一脚夹杂了不少私人情绪哈。

海底。

三位神祇抵达恶蛟那边的时候,恶蛟就剩下一口气了。

“救不了。”凤以安的声音有些凝重,“心脉被神器震碎了,加上妖丹不知所踪,我没法。”

为了救这头恶蛟,祂连凤凰血都喂了,但没用。

池衍抬手拦住要过去的宋以枝,“兽疫。”

宋以枝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扭头就去看自家哥哥。

“我好歹也是神。”凤以安无奈开口。

宋以枝一手抓着自家哥哥的袖子,不放心的看着祂。

看着开始发狂挣扎的恶蛟,火神沉声开口,“照这样子,诛神遗迹很快就要出来了。”

池衍回头看向宋以枝,语调平静,“你敢进去诛神遗迹吗?”

“可以。”

“不行!”

宋以枝和凤以安的声音同时响起。

宋以枝扯了扯自家哥哥的袖子,见祂一脸不赞成,认真开口,“我是人,兽疫对我没用。”

“你也是凤族。”凤以安沉声开口,“我是凤神,理应我去。”

一边的火神看着快要打起道,“要不我去吧?比起祂们两位,我还算是有些资历。”

“只怕你进不去。”池衍和火神说。

进不去?

火神思索片刻后看向宋以枝。

难道只有冰神能进去吗?

可诛神遗迹里面危机重重,还有专门针对兽类的兽疫。

“凤神,妖界需要你。”池衍平淡的声音威严。

正在据理力争的凤以安一愣。

宋以枝抬手拍了拍自家哥哥的胳膊,随即拿出通讯符联系了自家哥哥,接着又联系了韩府主、步婆婆、学宫宫主……等人。

等宋以枝联系完,恶蛟已经咽气,冰封起来的海底颤动起来。

“上去。”池衍开口。

转瞬间,几位神祇出现在了海面上。

因着诛神遗迹要现世,万兽海已经出现了狂风暴雨。

被捆在一边的前任水神看着如今这个情况,脸上是狂喜。

诛神遗迹现世,兽疫出来,就不信宋以枝不死!!

阴沉的天色里面,一座坟墓样式的建筑虚影缓缓出来。

诛神遗迹出现的速度非常快。

浩荡的威压荡开,身为神祇的几位毫无感觉,可对于前任水神而言,他喘不上气,紧接着开始吐血。

宋以枝的身体忽然飘向了半空中的虚影。

凤以安一把抓住了自家妹妹。

宋以枝手腕一动,挣脱之后整个人就消失了。

随着鬼王思索起来,殿内陷入了安静。

片刻后,鬼王阴冷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为了向宋姑娘表达迷惘谷谈和的诚意,我给宋姑娘一个消息吧。()?()”

宋以枝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西魔界那边在研究兽疫,以他们的进度,兽疫可能已经制造出来了。()?()”

鬼王说。

?!

宋以枝眼前一黑。

看着用脸骂的很脏的宋以枝,鬼王抬手一摊,“如今的迷惘谷还愿意和修仙界谈和,可若是修仙界因为兽疫元气大伤,或许迷惘谷就不愿意谈和了。?[(.)]???_?_??()?()”

看着下达时间限制的鬼王,宋以枝开口,“我会转达。()?()”

鬼王微微一笑。

“以宋姑娘的本事和慈悲,我相信会有谈和的那一天。”鬼王说。

宋以枝嘴角微微一扯,“这个高帽子我不戴。”

能不能谈和这件事可取决于自己,而是修仙界和那些宗门世家。

鬼王也不恼,他说,“宋姑娘是想再逗留几天还是?”

“以后会有机会的。”宋以枝开口,“这次就不叨扰了。”

鬼王抬手,“宋姑娘慢走。”

……

神殿。

宋以枝迈过门槛走进来就见一边闭目养神的池衍还有沙盘前的修罗神。

“十三城还好吗?”修罗神凉飕飕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顿时脸一垮,“全没了!”

池衍睁开眼睛,看着有些炸毛的小凤凰,淡淡开口,“怎么了?”

“鬼王想和修仙界谈和。”宋以枝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后继续开口,“为表谈和的诚意,他告诉我西魔界研究出了兽疫。”

“……”修罗神眉头一蹙,本就冰冷的神色愈发冷峻。

西魔界真是疯了!

池衍‘嗯’了一声。

宋以枝往椅子一靠,仰头看着房梁。

见宋以枝这有些生无可恋的样子,修罗神冰冷的声音响起,“修仙界。”

宋以枝缓缓歪头看过去。

“比起神魔战场,修仙界似乎更好下手。”修罗神看着宋以枝这幅样子,思索片刻后再次开口,“驭兽谷。”

兽疫就是专门针对兽类的,除去妖界,兽类最多的地方就是驭兽谷。

“妖界!”宋以枝顿时坐直了身体,随即低声咒骂了一句。

干他娘的西魔界!

“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去一趟万兽海。”池衍低沉平静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嗯?”了一声。

见宋以枝还没反应过来,修罗神直接开口,“封印出问题了。”

?!

啥玩意??

池衍站起身,抬手带着宋以枝前往万兽海。

修罗神看着沙盘上的那些水镜,思索片刻后去找夜朝和夜寒星了。

万兽海。

池衍和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火神已经和水神打起来了。

欲言又止的封印下,那些骷髅兽在疯狂的冲向封印。

宋以枝果断抬手一挥。

霎时间,万里冰封。

没有了神格的水神瞬间被席卷而来的冰雪冻住了大半身体。

火神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道残影。

等祂再次看清的时候,就见宋以枝一拳将水神抡翻在地上。

“我去尼玛的!”宋以枝怒骂了一句,随后依旧朝着那张脸又是一拳过去,“苍生招你惹你了?!你要死还非得拖着苍生给你陪葬!我特么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看着抡拳就是干的宋以枝,火神嘴角微微一抽,祂扭头去看一边的宸凌大神。

这不管管?

池衍负手站在一边。

这小凤凰被雷劈出经验了,已经学会用蛮力硬揍了。

见状,火神说起了正事,“凤神在恶蛟那边,但恶蛟已经快不行了。”

恶蛟一死,下面的诛神遗迹就要现世。

“西魔界已经出兽疫了,诛神遗迹出不出来没差!”宋以枝咬牙切齿的声音传过来。

火神面色凝重起来。

看着单方面被拳头揍的前任水神,池衍淡淡开口,“下去看看。”

“这贱人怎么处理?”宋以枝开口问。

池衍手一动。

看着被捆住动弹不得的水神,宋以枝抬脚就是踹。

“……”火神嘴角抽搐。

看得出来,这一脚夹杂了不少私人情绪哈。

海底。

三位神祇抵达恶蛟那边的时候,恶蛟就剩下一口气了。

“救不了。”凤以安的声音有些凝重,“心脉被神器震碎了,加上妖丹不知所踪,我没法。”

为了救这头恶蛟,祂连凤凰血都喂了,但没用。

池衍抬手拦住要过去的宋以枝,“兽疫。”

宋以枝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扭头就去看自家哥哥。

“我好歹也是神。”凤以安无奈开口。

宋以枝一手抓着自家哥哥的袖子,不放心的看着祂。

看着开始发狂挣扎的恶蛟,火神沉声开口,“照这样子,诛神遗迹很快就要出来了。”

池衍回头看向宋以枝,语调平静,“你敢进去诛神遗迹吗?”

“可以。”

“不行!”

宋以枝和凤以安的声音同时响起。

宋以枝扯了扯自家哥哥的袖子,见祂一脸不赞成,认真开口,“我是人,兽疫对我没用。”

“你也是凤族。”凤以安沉声开口,“我是凤神,理应我去。”

一边的火神看着快要打起道,“要不我去吧?比起祂们两位,我还算是有些资历。”

“只怕你进不去。”池衍和火神说。

进不去?

火神思索片刻后看向宋以枝。

难道只有冰神能进去吗?

可诛神遗迹里面危机重重,还有专门针对兽类的兽疫。

“凤神,妖界需要你。”池衍平淡的声音威严。

正在据理力争的凤以安一愣。

宋以枝抬手拍了拍自家哥哥的胳膊,随即拿出通讯符联系了自家哥哥,接着又联系了韩府主、步婆婆、学宫宫主……等人。

等宋以枝联系完,恶蛟已经咽气,冰封起来的海底颤动起来。

“上去。”池衍开口。

转瞬间,几位神祇出现在了海面上。

因着诛神遗迹要现世,万兽海已经出现了狂风暴雨。

被捆在一边的前任水神看着如今这个情况,脸上是狂喜。

诛神遗迹现世,兽疫出来,就不信宋以枝不死!!

阴沉的天色里面,一座坟墓样式的建筑虚影缓缓出来。

诛神遗迹出现的速度非常快。

浩荡的威压荡开,身为神祇的几位毫无感觉,可对于前任水神而言,他喘不上气,紧接着开始吐血。

宋以枝的身体忽然飘向了半空中的虚影。

凤以安一把抓住了自家妹妹。

宋以枝手腕一动,挣脱之后整个人就消失了。

随着鬼王思索起20@?@?20()?(),

殿内陷入了安静。

片刻后()?(),

鬼王阴冷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为了向宋姑娘表达迷惘谷谈和的诚意()?(),

我给宋姑娘一个消息吧。”

宋以枝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西魔界那边在研究兽疫,以他们的进度,兽疫可能已经制造出。

?!

宋以枝眼前一黑。

看着用脸骂的很脏的宋以枝,鬼王抬手一摊,“如今的迷惘谷还愿意和修仙界谈和,可若是修仙界因为兽疫元气大伤,或许迷惘谷就不愿意谈和了。”

看着下达时间限制的鬼王,宋以枝开口,“我会转达。”

鬼王微微一笑。

“以宋姑娘的本事和慈悲,我相信会有谈和的那一天。”鬼王说。

宋以枝嘴角微微一扯,“这个高帽子我不戴。”

能不能谈和这件事可取决于自己,而是修仙界和那些宗门世家。

鬼王也不恼,他说,“宋姑娘是想再逗留几天还是?”

“以后会有机会的。”宋以枝开口,“这次就不叨扰了。”

鬼王抬手,“宋姑娘慢走。”

……

神殿。

宋以枝迈过门槛走进来就见一边闭目养神的池衍还有沙盘前的修罗神。

“十三城还好吗?”修罗神凉飕飕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顿时脸一垮,“全没了!”

池衍睁开眼睛,看着有些炸毛的小凤凰,淡淡开口,“怎么了?”

“鬼王想和修仙界谈和。”宋以枝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后继续开口,“为表谈和的诚意,他告诉我西魔界研究出了兽疫。”

“……”修罗神眉头一蹙,本就冰冷的神色愈发冷峻。

西魔界真是疯了!

池衍‘嗯’了一声。

宋以枝往椅子一靠,仰头看着房梁。

见宋以枝这有些生无可恋的样子,修罗神冰冷的声音响起,“修仙界。”

宋以枝缓缓歪头看过去。

“比起神魔战场,修仙界似乎更好下手。”修罗神看着宋以枝这幅样子,思索片刻后再次开口,“驭兽谷。”

兽疫就是专门针对兽类的,除去妖界,兽类最多的地方就是驭兽谷。

“妖界!”宋以枝顿时坐直了身体,随即低声咒骂了一句。

干他娘的西魔界!

“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去一趟万兽海。”池衍低沉平静的声音响起。

宋以枝“嗯?”了一声。

见宋以枝还没反应过来,修罗神直接开口,“封印出问题了。”

?!

啥玩意??

池衍站起身,抬手带着宋以枝前往万兽海。

修罗神看着沙盘上的那些水镜,思索片刻后去找夜朝和夜寒星了。

万兽海。

池衍和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火神已经和水神打起来了。

欲言又止的封印下,那些骷髅兽在疯狂的冲向封印。

宋以枝果断抬手一挥。

霎时间,万里冰封。

没有了神格的水神瞬间被席卷而来的冰雪冻住了大半身体。

火神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道残影。

等祂再次看清的时候,就见宋以枝一拳将水神抡翻在地上。

“我去尼玛的!”宋以枝怒骂了一句,随后依旧朝着那张脸又是一拳过去,“苍生招你惹你了?!你要死还非得拖着苍生给你陪葬!我特么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看着抡拳就是干的宋以枝,火神嘴角微微一抽,祂扭头去看一边的宸凌大神。

这不管管?

池衍负手站在一边。

这小凤凰被雷劈出经验了,已经学会用蛮力硬揍了。

见状,火神说起了正事,“凤神在恶蛟那边,但恶蛟已经快不行了。”

恶蛟一死,下面的诛神遗迹就要现世。

“西魔界已经出兽疫了,诛神遗迹出不出来没差!”宋以枝咬牙切齿的声音传过来。

火神面色凝重起来。

看着单方面被拳头揍的前任水神,池衍淡淡开口,“下去看看。”

“这贱人怎么处理?”宋以枝开口问。

池衍手一动。

看着被捆住动弹不得的水神,宋以枝抬脚就是踹。

“……”火神嘴角抽搐。

看得出来,这一脚夹杂了不少私人情绪哈。

海底。

三位神祇抵达恶蛟那边的时候,恶蛟就剩下一口气了。

“救不了。”凤以安的声音有些凝重,“心脉被神器震碎了,加上妖丹不知所踪,我没法。”

为了救这头恶蛟,祂连凤凰血都喂了,但没用。

池衍抬手拦住要过去的宋以枝,“兽疫。”

宋以枝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扭头就去看自家哥哥。

“我好歹也是神。”凤以安无奈开口。

宋以枝一手抓着自家哥哥的袖子,不放心的看着祂。

看着开始发狂挣扎的恶蛟,火神沉声开口,“照这样子,诛神遗迹很快就要出来了。”

池衍回头看向宋以枝,语调平静,“你敢进去诛神遗迹吗?”

“可以。”

“不行!”

宋以枝和凤以安的声音同时响起。

宋以枝扯了扯自家哥哥的袖子,见祂一脸不赞成,认真开口,“我是人,兽疫对我没用。”

“你也是凤族。”凤以安沉声开口,“我是凤神,理应我去。”

一边的火神看着快要打起道,“要不我去吧?比起祂们两位,我还算是有些资历。”

“只怕你进不去。”池衍和火神说。

进不去?

火神思索片刻后看向宋以枝。

难道只有冰神能进去吗?

可诛神遗迹里面危机重重,还有专门针对兽类的兽疫。

“凤神,妖界需要你。”池衍平淡的声音威严。

正在据理力争的凤以安一愣。

宋以枝抬手拍了拍自家哥哥的胳膊,随即拿出通讯符联系了自家哥哥,接着又联系了韩府主、步婆婆、学宫宫主……等人。

等宋以枝联系完,恶蛟已经咽气,冰封起来的海底颤动起来。

“上去。”池衍开口。

转瞬间,几位神祇出现在了海面上。

因着诛神遗迹要现世,万兽海已经出现了狂风暴雨。

被捆在一边的前任水神看着如今这个情况,脸上是狂喜。

诛神遗迹现世,兽疫出来,就不信宋以枝不死!!

阴沉的天色里面,一座坟墓样式的建筑虚影缓缓出来。

诛神遗迹出现的速度非常快。

浩荡的威压荡开,身为神祇的几位毫无感觉,可对于前任水神而言,他喘不上气,紧接着开始吐血。

宋以枝的身体忽然飘向了半空中的虚影。

凤以安一把抓住了自家妹妹。

宋以枝手腕一动,挣脱之后整个人就消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