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爱上中文 > 乱世书 > 第六十八章 风评毁灭者赵长河

第六十八章 风评毁灭者赵长河

哪怕是条狗,短短五个月内连刷三次乱世榜,那都是能够让天下震动的,在此之前何尝有过这样的频率?夏龙渊出道时都没这样啊!

这赵长河是天选之子不成?

何况这一次牵扯上世家贵女、一郡黑道,千里突围,血浸衣袍,传奇性话题性真的满溢,区区一个方不平拿头比啊!

对绝大部分世人的认知而言,这赵长河他妈赚大了!

这可是崔家的天大人情!从此谁还敢轻易动他,朝廷的那个摆烂的通缉令有崔家面子大么?崔家就算直说这個通缉犯我家保了,唐首座那边多半都要卖面子给撤了的。

更何况这不仅仅是面子啊,可能要做姑爷了……

披荆斩棘护送小姑娘,就算一开始只是义气,可这一路孤男寡女风霜雪雨携手共渡,一个豆蔻年华,一个血气方刚,要说没点火花?那真是狗都不信。

如果小男女私定终身,那可能会被棒打鸳鸯,但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了诶……至少央央怕是没办法和其他门当户对的家族议婚了,谁愿意还没过门就被天下人看着头顶那帽子什么颜色啊?

而男方这次可谓义薄云天,正常人看了谁不竖个大拇指,你崔家翻脸不认人?怕也是做不出来,还要脸不要了……

这十有八九是真要做姑爷了,很难有其他选项。

而在部分有心人眼中,这个走向就真的很值得玩味了……

远在京师,唐晚妆夜登高楼,独倚阑干,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月色,良久轻声叹息:“真想不到……”

那个一点武功都没有学过的少年,站在她面前横刀而指,大声说着“杀人者,赵长河!”

影像再度浮过心头,在那时候谁能想到今天这一刻,区区不足半载,少年刀出北邙,名动天下!

“崔家……”唐晚妆低声念叨着,忽然咳起嗽来。

身后有侍女忙过来给她披上衣服:“小姐,夜深露重,你还是早点歇着吧……”

唐晚妆低声道:“吩咐下去,通缉令可以名正言顺地撤了。”

“……是。”

在赵长河崔元央曾留宿偷衣服的郡城,回头寻妹的崔元雍此时才刚刚抵达不久,正心急火燎地追问当地官员各种消息。

“赵长河?确实曾经在这里出没,还偷衣服。身边有没有谁?啊,有一个外表可爱内里风骚的女……”话音未落,天上金光闪过。

官员目瞪口呆地看了半晌,抽搐着嘴角不说话了。

崔元雍也抬头看着,心中大石落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哦,当时赵公子出城,气度凛然。我就说他身边那位姑娘怎么能那么可爱,是谁家千金呢,原来是崔小姐啊,那就怪不得了!我早该知道,如此出水芙蓉,纯净清澈,也只有崔家这样的名门养得出啊!”

正在离开的夏迟迟脚步一错,差点扭了一跤。

“圣女你怎么了?”

“我忽然有点后悔,刚才应该去杀了那叛徒的,我们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么……”

“……乱世书动了,说明赵长河崔元央已经逃出生天,这必然是崔文璟来了,圣女您还是歇歇吧。”

“我知道乱世书动了!我气的就是这乱世书动了!谁写的破书,会不会写书!”

众人不明所以,圣女您是气您当时上榜的言语没有这个好看吗,不至于不至于,您的也很厉害,而且您第十三,比他们高多了,这个才二百一十三。

万里之外,江南。

岳红翎独坐屋檐上,提着个酒囊悠然饮酒,空中的文字句句闪过,岳红翎仰首看着,如同下酒。

字散,酒尽。

岳红翎弃了酒囊:“正当如此,不亦快哉!”

旋即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嗯……就是和你有了接触的女人,风评好像都有点……”

…………

魏县,县令府邸内院。

“赵公子,真的不要奴家帮你沐浴么……”

“老子说了不要就是不要!”

“崔老爷说了,知道伱可能误会,但这个不是考验……”

“他考不考验关我屁事,自以为是!洗个澡老子三两下搓完就完事了,还要跟你们在这折腾多久,烦不烦啊?去去去,帮我找一套衣服来就行,我自己会洗!”

侍女们掩嘴娇笑着走了,这个赵公子真是粗鲁。

不但粗鲁,还不解风情,崔小姐真的跟了这种人的话,怎么看怎么不搭呀……

反正连侍女都知道了,这位十有八九就是要做崔家姑爷。崔家安排侍女伺候,还真不是考验,人家世家大族就这样……让崔元央自己安排多半也这样,赵大哥真要玩个侍女那玩就是了。

意识如此。

只不过赵长河一点心情都没有,现在太疲惫了,不洗洗睡觉怕是要猝死,还管你们奴家不奴家的,别吵老子睡觉。

赶走了侍女们,赵长河终于舒服地泡在澡桶里,舒缓着疲惫。

他完全理解这一刻崔家的蛋疼,自己其实也不想乱世书大嘴巴,被夏迟迟知道了怎么想啊,而且和崔家绑定过深本来就非自己所愿。

说实话,央央对他有没有火花不得而知,赵长河自己还真是没起过什么歪念头的。

原因很简单,这一路过来,小丫头娇俏可爱的时期大家相处不深,自己还处于嫌她烦的时候;等到后来交情深了,觉得她真不错的时候,脏兮兮的跟个小乞丐一样,哪个神人能对个乞丐起念头啊!

所以赵长河角度上这是真的光风霁月,纯粹就是做了一件该做的事,回顾起来本该是一段荡气回肠的经历,可是这情况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乱世书又不是他写的,谁能阻止那书乱说话啊,真是蛋疼。

不过好歹这次说得挺帅的,乱七八糟的名次也被央央戴过去了,再也不是二百五也不是91赵先生,88这么好的数字人家还得加钱呢!现在是央央成213了……

说来这次的名次还是让赵长河挺意外的,这次其实没什么越级挑战,绝大部分杀的是同级甚至是更低级的杂鱼。

奇不必算越级,可这战若是没有央央偷袭的话,奇不必跑是肯定能跑掉的,然后躲在暗处来个阴的说不定死的就是自己了,所以若是只有自己一人多半要输的。乱世书认为这是“共斩”,而不是央央捡人头,这定论是有道理的。

但正因如此,又凭什么涨名次呢,难道状态很差的时候能够把对方逼退,乱世书觉得比斩杀方不平的含金量还高一点?

最后那个听雪楼刺客,也是亡命逃窜,射箭只求拖延时间熬到援兵,根本就没打啊。

而且央央那“战绩”,也毫无含金量,怎么就能上榜,还能空降就比自己当初的二百五高……

老赵居然有点替当初的自己不服气来着……可见别人不服榜中人想要挑战,这回真理解了……

最终只能归结为,乱世书看战绩也不是光看单挑的,赵长河能带着个小姑娘从各种各样的围追堵截阴谋暗算里逃生,这本身就是一个很优秀的战绩。连带着央央也是因为这个上的榜,她在整场局里一点后腿都没拖过,反而配合良好,对于一个没有任何实战经验娇生惯养的小姑娘,细究起来简直可以算令人称奇了,比如拉一万个在校女生出来,有没有一个能达成这种表现?

乱世书认为这就是潜力,能再打磨打磨,可能确实真是块璞玉。毕竟潜龙榜看的是潜力,不是战斗力多猛。

脑子里转着这些念头,也不知道对不对,赵长河在热水桶里泡得迷迷糊糊,不知不觉已经睡着了。

睡梦中,又看见了熟悉的脸,女子静静地悬浮于幽深的夜空里,闭着眼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