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爱上中文 > 我一个变态,误入规则怪谈! > 第613章 伊甸园7

第613章 伊甸园7

他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神色,不过很快表情变了,推了把许夜:“你快走吧,母亲,我不该破坏你与父亲之间的联系,快回到你自己居住的地方。”

他的身后好像有什么在追赶,手上推着许夜,脸上全是恋恋不舍。

像只傲娇的小狗。

许夜当然看不懂他的心口不一,点点头:“好吧,我走了。”

两个“儿子”各有特色,亚伯对父母的崇拜是对等的,他只能见到母亲,看不见父亲,就想念父亲。

而该隐,更加依赖母亲,甚至隐隐约约有些嫉妒父亲。

这种嫉妒无关于性别,只是对自己身边东西的天然反应。

……

“不被赶出伊甸园吗?”

许夜思考着通关规则,看来他在副本里,最好永远不能暴露自己,偷吃了禁果的事实。

……

樱花国,小田爱子在看到亚伯完美的身材时,一个没忍住,受到对方的蛊惑,也迈步走进了河流。

她是一个白领,业余时间最大的爱好,就是不断捯饬自己,让自己看起来足够的“瘦”,足够的美。

为此,小田爱子的大部分工资都投入到了美容产品中。

她和周围女孩们最大的梦想是,可以嫁个好老公,做一个家庭主妇。

残酷的职场环境总是对她们不够友好,同样的工作量下,给公司里的女性不断降薪。

另外还有一点,根据政策,如果嫁个有实力的人,等到晚年退休的时候提出离婚,就可以平分走对方一半的养老金。

也算是为自己年轻时受到苦拿到一个保障了。

河水寒凉,白色的光晕出现,滋润着身体,全身都有点痒痒的。

当小田爱子从河水里出来时,从前花费大价钱保养,都没彻底改变的肌肤,忽然变白了许多。

头发黑顺透亮。

“好神奇,比任何的化妆品都要厉害。”

亚伯高兴的为她欢呼,两人来了个击掌。

小田爱子没发现的是,她与亚伯的体温,在一瞬间,竟然达到了高度一致。

也或许是她无法感受到。

当人的体温是恒温三十六度时,触摸到亚伯会感觉到冰凉。

可当人的体温下降,触摸到同样寒冷的体温时,只会觉得正常。

小田爱子回到木屋。

亚当看了她一眼,小田爱子下意识妩媚的笑了笑。

“你去泡河水了。”亚当的眼神里充满厌恶,恶狠狠瞪着她。

被这样的目光打量,小田爱子下意识反驳:“不,我没有……”

“你就是去了。”亚当肯定的说:“你居然骗我,愚蠢的女人……”

“我错了……”

夕阳西下,亚当在吃完饭后背过身去,不再看小田爱子。

安静的房间,连两个人的喘气声都能清晰听到,气氛无比的压抑。

【规则一:你叫夏娃,由亚当身上的一根肋骨制造。作为妻子,你需要在任何时刻都信任自己的丈夫,与亚当和睦相处,一起享受当下的美好生活。】

小田爱子呜呜呜的哭起来,怎么办,她是不是违反规则了,会是什么后果。

她要死了吗?

可是,亚伯身体真的好漂亮啊。

追求美丽有罪吗?

良久之后,亚当掉过头:“我可以原谅你。”

“我要你以后不再去找两个儿子,并且明天和我去一个地方。”

小田爱子慌忙点头答应。

弹幕:“为什么感觉她特别好拿捏,违反规则的后果还没出现,就己经怂了。”

“亚当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她没有自己的思维吗?”

“有时候,造成一个离谱现象的背后不是某个人的错,而是在大环境的要求下,一起影响了她,将她培养成社会想要的样子。”

……

许夜回到小木屋,亚当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桌上摆放了各式的烤肉和浆果。

屋内气氛诡异的沉默。

许夜拿了颗苹果咬了一口,他大大咧咧的坐到餐桌前,开始讲述今天发生的事:

“我路过绿地,有很多人身上的树叶不好看,我答应他们,要你帮忙做新的巴拉巴拉……”

许夜讲了半天,亚当不说话,只吃自己碗里的食物,像是没听见一样。

许夜凑近亚当的耳朵边大喊:“你听见了吗?”

亚当……他听见了,但是假装没听见。

“你听见了吗?听见了吗?……”

许夜跟个复读机一样,在亚当的耳朵边用各种音调重复了一个小时。

亚当……不听见也不行。

看着活力满满的许夜,他痛苦的点点头,刚刚的经历让他头晕乎乎的,像是有一百零八个重锤砸在脑门上。

就在他点头的那一瞬间,许夜闭上了嘴。

顿时,世界清静,整个人如同从地狱升华到天堂,美妙至极。

亚当从没觉得,自己平日寡淡的生活原来是如此的美好。

弹幕:“笑死,他竟然妄图和许夜大佬玩冷暴力。”

“假装听不见是吧?那我一首喊,首到你听见。”

“许夜大佬是不是唱歌跑调啊,扯着嗓子喊,也太难听了。隔着屏幕都给我整的有阴影了。”

“魔音贯耳~”

“该隐让许夜大佬晚上回房子住,是不是有隐形规则。说明俩人晚上不能出去啊。亚当是想跑也不行。”

“我现在总结出个规律,但凡许夜大佬没对你动用武力,先别高兴,他肯定有更想不到的方式变着法让你痛苦。”

……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许夜打了个哈欠,一股困意席来,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

许夜爬到床上,在最后睡着的前一秒,他看向窗外。

大片大片的乌云自天空中聚拢袭来,遮蔽掉月光后,继续冲向地面。

途经之处,百花凋零,树木……

树木怎么了?

许夜来不及看完,眼皮己经完全合上。

房间内一片寂静。

黑暗中,只有墙壁上的油画散发出诡异的光芒,上面隐约有一张红色的大嘴,唇角向上扬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