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爱上中文 > 小区求生,但我被拉入了管理群 > 第313章 神赐

第313章 神赐

随着幻象的结束,程绪身上也散发出了不断发生碰撞的光辉,循环往复之间,原本附着在他身上的黑暗与血红之中又多了一点星芒。

「藤茄:羡慕啊,他到现在为止已经获得了三种神明的加持了诶」

「刺天茄: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你想要,让老大随便给你找几张客户的名片呗,拿着祈祷一会儿准有反应」

「藤茄:不一样啊,神明的注视和青睐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等级,我现在祈祷一通最多也就是混个信徒身份而已」

「藤茄:他不一样啊,开局咱们顶头上司估计就瞧上他了,玩了命捧,就差告诉咱这是他亲儿子了」

「藤茄:再后来甚至循序渐进的让他找到了深渊之神,直接继承了大祭司的衣钵,拥有了读取灵魂的能力」

「藤茄:接下来估计就是一路找寻其他神明的力量,融合到自己身上了吧……」

「刺天茄:那也没啥用啊,光是融合其他神明的力量,最终也没办法突破规则束缚啊,甚至那些相互不同的力量还会彼此阻碍」

「藤茄:你这么说倒也没错,我的修行从一开始就没有接受任何神明的帮助,一直在向内靠拢」

「藤茄:如果说此时他是在从一条河流逐渐化作大江的话,我就是在将一片大海凝聚成一滴水」

「藤茄:一个向外扩展,一个向内凝聚,殊途同归」

「刺天茄:彳亍……」

「水茄:听不懂你们再说什么,但感觉很厉害」

「藤茄:那是,要说别的我不行,有关战斗与修行那绝对顶尖!」

「南茄:别顶尖了,@藤茄,有客户点名要找你」

「藤茄:啊?客户?找我??」

「南茄:是啊,你是在哪弄丢名片了吗」

「藤茄:按说我也没名片这东西啊,又不是谁都像@喀西茄一样自恋,到处显摆自己那虫群亲王的身份……」

「喀西茄:嘁,你这是嫉妒」

「南茄:算了,先过来吧,那名客人很好相处,我给你开了扇门」

藤茄从工位上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直播画面,程绪此刻还处于那种顿悟的状态,老僧入定一般闭目呆坐,没有任何反应。

“希望我离开的时候不会错过什么精彩的部分……”

藤茄顺着南茄开启的传送门,迅速抵达了公司常用的会客厅,来自多元位面的各种饰品陈列其中,全都充满了复杂的神性能量。

但在这些氤氲内敛的神性光辉当中,有着一片特别复杂的能量凝团,纠结在一起的神性光芒已经不能用“复杂”来形容了……

那简直就是一团由上万种不同颜色的橡皮筋绑在一起,再从水坝上空五百米扔到亟待清理的淤泥之中,再被工业污水重新染色的一大团聚合物。

在那团以可怕的混乱结构勉强维持着稳定的神性力量之下,藤茄看到了一个身影,那居然是个非常标准的“第三形泛生种人类”。

只不过这位“人类”似乎只是一件时尚的“外套”,里面的骨骼会时不时从皮肤里面探出来,抓取些什么东西。

那骨骼似乎就是混沌的源头,上面的色彩与“小装饰”已经拉满了,几乎每隔几厘米就能看到一片风格迥异的骨骼碎片。

祂似乎正在和南茄聊着什么,内容听起来非常的古怪。

“……对,我认为,宇宙尘埃就该拌42号灵能油脂,在它们相互接触的时候,就会瞬间产生大量高能粒子,释放能量,对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状态影响非常大!”

南茄似乎也完全听不懂祂说的话,只能陪笑着点头答应。

“您说的对,我也这么认为……”

“诶,就是说啊,黄龙江一派全都——”

那只套着人皮的骷髅一转头就看到了藤茄,身上的皮肤瞬间全部脱落,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复杂骨骼。

一瞬间,本就充满混沌神力的会客厅突然间刮起了一阵可怕的风暴,连时间都出现了翘曲点……

虽然那只骷髅的身体充满了各种斑驳的力量与符文,但祂的两只眼眸最为特殊,一只由纯粹且澄澈的黄金铸成,另外一只则为苍白且剔透的水晶。

“你第一眼看到了什么?”

那五彩斑斓的骷髅直接将南茄晾在了一边,转头询问藤茄,两只眼眸缓缓闪烁。

藤茄仔细看了祂一眼,不知为何,内心浮现出一个极为特殊的画面……

画面当中,一条满身破碎的船只正在海上航行,金色的船帆即使在暗夜之中也极为显眼。

一名身披蓝色火焰的骷髅船长站在船头,手持细长的指挥刀,发出了无畏的大笑。

“我看到了一艘船,以及一名船长。”

“很好!看来我没找错人,我需要你帮我个忙,事成之后,我会教你这个……”

说话间,那片冗杂的混沌风暴突然间就停下了扩张,像是倒带一般,居然缩回了那只骷髅的身上,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内敛坍缩,融合成为了一枚细小的种子。

“……我帮!”

“哈哈哈,好!”

那名骷髅神只从自己的身体上拔下一枚骨钉,青铜色泽的骨钉在离开祂身躯的瞬间就化作了纯粹的黑暗,在会客厅的茶几上留下一串痕迹。

“把这东西带给程绪,告诉他,抵达终点即可回去找到那个姓马的朋友!”

那简直就是一团由上万种不同颜色的橡皮筋绑在一起,再从水坝上空五百米扔到亟待清理的淤泥之中,再被工业污水重新染色的一大团聚合物。

在那团以可怕的混乱结构勉强维持着稳定的神性力量之下,藤茄看到了一个身影,那居然是个非常标准的“第三形泛生种人类”。

只不过这位“人类”似乎只是一件时尚的“外套”,里面的骨骼会时不时从皮肤里面探出来,抓取些什么东西。

那骨骼似乎就是混沌的源头,上面的色彩与“小装饰”已经拉满了,几乎每隔几厘米就能看到一片风格迥异的骨骼碎片。

祂似乎正在和南茄聊着什么,内容听起来非常的古怪。

“……对,我认为,宇宙尘埃就该拌42号灵能油脂,在它们相互接触的时候,就会瞬间产生大量高能粒子,释放能量,对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状态影响非常大!”

南茄似乎也完全听不懂祂说的话,只能陪笑着点头答应。

“您说的对,我也这么认为……”

“诶,就是说啊,黄龙江一派全都——”

那只套着人皮的骷髅一转头就看到了藤茄,身上的皮肤瞬间全部脱落,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复杂骨骼。

一瞬间,本就充满混沌神力的会客厅突然间刮起了一阵可怕的风暴,连时间都出现了翘曲点……

虽然那只骷髅的身体充满了各种斑驳的力量与符文,但祂的两只眼眸最为特殊,一只由纯粹且澄澈的黄金铸成,另外一只则为苍白且剔透的水晶。

“你第一眼看到了什么?”

那五彩斑斓的骷髅直接将南茄晾在了一边,转头询问藤茄,两只眼眸缓缓闪烁。

藤茄仔细看了祂一眼,不知为何,内心浮现出一个极为特殊的画面……

画面当中,一条满身破碎的船只正在海上航行,金色的船帆即使在暗夜之中也极为显眼。

一名身披蓝色火焰的骷髅船长站在船头,手持细长的指挥刀,发出了无畏的大笑。

“我看到了一艘船,以及一名船长。”

“很好!看来我没找错人,我需要你帮我个忙,事成之后,我会教你这个……”

说话间,那片冗杂的混沌风暴突然间就停下了扩张,像是倒带一般,居然缩回了那只骷髅的身上,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内敛坍缩,融合成为了一枚细小的种子。

“……我帮!”

“哈哈哈,好!”

那名骷髅神只从自己的身体上拔下一枚骨钉,青铜色泽的骨钉在离开祂身躯的瞬间就化作了纯粹的黑暗,在会客厅的茶几上留下一串痕迹。

“把这东西带给程绪,告诉他,抵达终点即可回去找到那个姓马的朋友!”

那简直就是一团由上万种不同颜色的橡皮筋绑在一起,再从水坝上空五百米扔到亟待清理的淤泥之中,再被工业污水重新染色的一大团聚合物。

在那团以可怕的混乱结构勉强维持着稳定的神性力量之下,藤茄看到了一个身影,那居然是个非常标准的“第三形泛生种人类”。

只不过这位“人类”似乎只是一件时尚的“外套”,里面的骨骼会时不时从皮肤里面探出来,抓取些什么东西。

那骨骼似乎就是混沌的源头,上面的色彩与“小装饰”已经拉满了,几乎每隔几厘米就能看到一片风格迥异的骨骼碎片。

祂似乎正在和南茄聊着什么,内容听起来非常的古怪。

“……对,我认为,宇宙尘埃就该拌42号灵能油脂,在它们相互接触的时候,就会瞬间产生大量高能粒子,释放能量,对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状态影响非常大!”

南茄似乎也完全听不懂祂说的话,只能陪笑着点头答应。

“您说的对,我也这么认为……”

“诶,就是说啊,黄龙江一派全都——”

那只套着人皮的骷髅一转头就看到了藤茄,身上的皮肤瞬间全部脱落,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复杂骨骼。

一瞬间,本就充满混沌神力的会客厅突然间刮起了一阵可怕的风暴,连时间都出现了翘曲点……

虽然那只骷髅的身体充满了各种斑驳的力量与符文,但祂的两只眼眸最为特殊,一只由纯粹且澄澈的黄金铸成,另外一只则为苍白且剔透的水晶。

“你第一眼看到了什么?”

那五彩斑斓的骷髅直接将南茄晾在了一边,转头询问藤茄,两只眼眸缓缓闪烁。

藤茄仔细看了祂一眼,不知为何,内心浮现出一个极为特殊的画面……

画面当中,一条满身破碎的船只正在海上航行,金色的船帆即使在暗夜之中也极为显眼。

一名身披蓝色火焰的骷髅船长站在船头,手持细长的指挥刀,发出了无畏的大笑。

“我看到了一艘船,以及一名船长。”

“很好!看来我没找错人,我需要你帮我个忙,事成之后,我会教你这个……”

说话间,那片冗杂的混沌风暴突然间就停下了扩张,像是倒带一般,居然缩回了那只骷髅的身上,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内敛坍缩,融合成为了一枚细小的种子。

“……我帮!”

“哈哈哈,好!”

那名骷髅神只从自己的身体上拔下一枚骨钉,青铜色泽的骨钉在离开祂身躯的瞬间就化作了纯粹的黑暗,在会客厅的茶几上留下一串痕迹。

“把这东西带给程绪,告诉他,抵达终点即可回去找到那个姓马的朋友!”

那简直就是一团由上万种不同颜色的橡皮筋绑在一起,再从水坝上空五百米扔到亟待清理的淤泥之中,再被工业污水重新染色的一大团聚合物。

在那团以可怕的混乱结构勉强维持着稳定的神性力量之下,藤茄看到了一个身影,那居然是个非常标准的“第三形泛生种人类”。

只不过这位“人类”似乎只是一件时尚的“外套”,里面的骨骼会时不时从皮肤里面探出来,抓取些什么东西。

那骨骼似乎就是混沌的源头,上面的色彩与“小装饰”已经拉满了,几乎每隔几厘米就能看到一片风格迥异的骨骼碎片。

祂似乎正在和南茄聊着什么,内容听起来非常的古怪。

“……对,我认为,宇宙尘埃就该拌42号灵能油脂,在它们相互接触的时候,就会瞬间产生大量高能粒子,释放能量,对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状态影响非常大!”

南茄似乎也完全听不懂祂说的话,只能陪笑着点头答应。

“您说的对,我也这么认为……”

“诶,就是说啊,黄龙江一派全都——”

那只套着人皮的骷髅一转头就看到了藤茄,身上的皮肤瞬间全部脱落,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复杂骨骼。

一瞬间,本就充满混沌神力的会客厅突然间刮起了一阵可怕的风暴,连时间都出现了翘曲点……

虽然那只骷髅的身体充满了各种斑驳的力量与符文,但祂的两只眼眸最为特殊,一只由纯粹且澄澈的黄金铸成,另外一只则为苍白且剔透的水晶。

“你第一眼看到了什么?”

那五彩斑斓的骷髅直接将南茄晾在了一边,转头询问藤茄,两只眼眸缓缓闪烁。

藤茄仔细看了祂一眼,不知为何,内心浮现出一个极为特殊的画面……

画面当中,一条满身破碎的船只正在海上航行,金色的船帆即使在暗夜之中也极为显眼。

一名身披蓝色火焰的骷髅船长站在船头,手持细长的指挥刀,发出了无畏的大笑。

“我看到了一艘船,以及一名船长。”

“很好!看来我没找错人,我需要你帮我个忙,事成之后,我会教你这个……”

说话间,那片冗杂的混沌风暴突然间就停下了扩张,像是倒带一般,居然缩回了那只骷髅的身上,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内敛坍缩,融合成为了一枚细小的种子。

“……我帮!”

“哈哈哈,好!”

那名骷髅神只从自己的身体上拔下一枚骨钉,青铜色泽的骨钉在离开祂身躯的瞬间就化作了纯粹的黑暗,在会客厅的茶几上留下一串痕迹。

“把这东西带给程绪,告诉他,抵达终点即可回去找到那个姓马的朋友!”

那简直就是一团由上万种不同颜色的橡皮筋绑在一起,再从水坝上空五百米扔到亟待清理的淤泥之中,再被工业污水重新染色的一大团聚合物。

在那团以可怕的混乱结构勉强维持着稳定的神性力量之下,藤茄看到了一个身影,那居然是个非常标准的“第三形泛生种人类”。

只不过这位“人类”似乎只是一件时尚的“外套”,里面的骨骼会时不时从皮肤里面探出来,抓取些什么东西。

那骨骼似乎就是混沌的源头,上面的色彩与“小装饰”已经拉满了,几乎每隔几厘米就能看到一片风格迥异的骨骼碎片。

祂似乎正在和南茄聊着什么,内容听起来非常的古怪。

“……对,我认为,宇宙尘埃就该拌42号灵能油脂,在它们相互接触的时候,就会瞬间产生大量高能粒子,释放能量,对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状态影响非常大!”

南茄似乎也完全听不懂祂说的话,只能陪笑着点头答应。

“您说的对,我也这么认为……”

“诶,就是说啊,黄龙江一派全都——”

那只套着人皮的骷髅一转头就看到了藤茄,身上的皮肤瞬间全部脱落,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复杂骨骼。

一瞬间,本就充满混沌神力的会客厅突然间刮起了一阵可怕的风暴,连时间都出现了翘曲点……

虽然那只骷髅的身体充满了各种斑驳的力量与符文,但祂的两只眼眸最为特殊,一只由纯粹且澄澈的黄金铸成,另外一只则为苍白且剔透的水晶。

“你第一眼看到了什么?”

那五彩斑斓的骷髅直接将南茄晾在了一边,转头询问藤茄,两只眼眸缓缓闪烁。

藤茄仔细看了祂一眼,不知为何,内心浮现出一个极为特殊的画面……

画面当中,一条满身破碎的船只正在海上航行,金色的船帆即使在暗夜之中也极为显眼。

一名身披蓝色火焰的骷髅船长站在船头,手持细长的指挥刀,发出了无畏的大笑。

“我看到了一艘船,以及一名船长。”

“很好!看来我没找错人,我需要你帮我个忙,事成之后,我会教你这个……”

说话间,那片冗杂的混沌风暴突然间就停下了扩张,像是倒带一般,居然缩回了那只骷髅的身上,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内敛坍缩,融合成为了一枚细小的种子。

“……我帮!”

“哈哈哈,好!”

那名骷髅神只从自己的身体上拔下一枚骨钉,青铜色泽的骨钉在离开祂身躯的瞬间就化作了纯粹的黑暗,在会客厅的茶几上留下一串痕迹。

“把这东西带给程绪,告诉他,抵达终点即可回去找到那个姓马的朋友!”

那简直就是一团由上万种不同颜色的橡皮筋绑在一起,再从水坝上空五百米扔到亟待清理的淤泥之中,再被工业污水重新染色的一大团聚合物。

在那团以可怕的混乱结构勉强维持着稳定的神性力量之下,藤茄看到了一个身影,那居然是个非常标准的“第三形泛生种人类”。

只不过这位“人类”似乎只是一件时尚的“外套”,里面的骨骼会时不时从皮肤里面探出来,抓取些什么东西。

那骨骼似乎就是混沌的源头,上面的色彩与“小装饰”已经拉满了,几乎每隔几厘米就能看到一片风格迥异的骨骼碎片。

祂似乎正在和南茄聊着什么,内容听起来非常的古怪。

“……对,我认为,宇宙尘埃就该拌42号灵能油脂,在它们相互接触的时候,就会瞬间产生大量高能粒子,释放能量,对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状态影响非常大!”

南茄似乎也完全听不懂祂说的话,只能陪笑着点头答应。

“您说的对,我也这么认为……”

“诶,就是说啊,黄龙江一派全都——”

那只套着人皮的骷髅一转头就看到了藤茄,身上的皮肤瞬间全部脱落,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复杂骨骼。

一瞬间,本就充满混沌神力的会客厅突然间刮起了一阵可怕的风暴,连时间都出现了翘曲点……

虽然那只骷髅的身体充满了各种斑驳的力量与符文,但祂的两只眼眸最为特殊,一只由纯粹且澄澈的黄金铸成,另外一只则为苍白且剔透的水晶。

“你第一眼看到了什么?”

那五彩斑斓的骷髅直接将南茄晾在了一边,转头询问藤茄,两只眼眸缓缓闪烁。

藤茄仔细看了祂一眼,不知为何,内心浮现出一个极为特殊的画面……

画面当中,一条满身破碎的船只正在海上航行,金色的船帆即使在暗夜之中也极为显眼。

一名身披蓝色火焰的骷髅船长站在船头,手持细长的指挥刀,发出了无畏的大笑。

“我看到了一艘船,以及一名船长。”

“很好!看来我没找错人,我需要你帮我个忙,事成之后,我会教你这个……”

说话间,那片冗杂的混沌风暴突然间就停下了扩张,像是倒带一般,居然缩回了那只骷髅的身上,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内敛坍缩,融合成为了一枚细小的种子。

“……我帮!”

“哈哈哈,好!”

那名骷髅神只从自己的身体上拔下一枚骨钉,青铜色泽的骨钉在离开祂身躯的瞬间就化作了纯粹的黑暗,在会客厅的茶几上留下一串痕迹。

“把这东西带给程绪,告诉他,抵达终点即可回去找到那个姓马的朋友!”

那简直就是一团由上万种不同颜色的橡皮筋绑在一起,再从水坝上空五百米扔到亟待清理的淤泥之中,再被工业污水重新染色的一大团聚合物。

在那团以可怕的混乱结构勉强维持着稳定的神性力量之下,藤茄看到了一个身影,那居然是个非常标准的“第三形泛生种人类”。

只不过这位“人类”似乎只是一件时尚的“外套”,里面的骨骼会时不时从皮肤里面探出来,抓取些什么东西。

那骨骼似乎就是混沌的源头,上面的色彩与“小装饰”已经拉满了,几乎每隔几厘米就能看到一片风格迥异的骨骼碎片。

祂似乎正在和南茄聊着什么,内容听起来非常的古怪。

“……对,我认为,宇宙尘埃就该拌42号灵能油脂,在它们相互接触的时候,就会瞬间产生大量高能粒子,释放能量,对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状态影响非常大!”

南茄似乎也完全听不懂祂说的话,只能陪笑着点头答应。

“您说的对,我也这么认为……”

“诶,就是说啊,黄龙江一派全都——”

那只套着人皮的骷髅一转头就看到了藤茄,身上的皮肤瞬间全部脱落,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复杂骨骼。

一瞬间,本就充满混沌神力的会客厅突然间刮起了一阵可怕的风暴,连时间都出现了翘曲点……

虽然那只骷髅的身体充满了各种斑驳的力量与符文,但祂的两只眼眸最为特殊,一只由纯粹且澄澈的黄金铸成,另外一只则为苍白且剔透的水晶。

“你第一眼看到了什么?”

那五彩斑斓的骷髅直接将南茄晾在了一边,转头询问藤茄,两只眼眸缓缓闪烁。

藤茄仔细看了祂一眼,不知为何,内心浮现出一个极为特殊的画面……

画面当中,一条满身破碎的船只正在海上航行,金色的船帆即使在暗夜之中也极为显眼。

一名身披蓝色火焰的骷髅船长站在船头,手持细长的指挥刀,发出了无畏的大笑。

“我看到了一艘船,以及一名船长。”

“很好!看来我没找错人,我需要你帮我个忙,事成之后,我会教你这个……”

说话间,那片冗杂的混沌风暴突然间就停下了扩张,像是倒带一般,居然缩回了那只骷髅的身上,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内敛坍缩,融合成为了一枚细小的种子。

“……我帮!”

“哈哈哈,好!”

那名骷髅神只从自己的身体上拔下一枚骨钉,青铜色泽的骨钉在离开祂身躯的瞬间就化作了纯粹的黑暗,在会客厅的茶几上留下一串痕迹。

“把这东西带给程绪,告诉他,抵达终点即可回去找到那个姓马的朋友!”

那简直就是一团由上万种不同颜色的橡皮筋绑在一起,再从水坝上空五百米扔到亟待清理的淤泥之中,再被工业污水重新染色的一大团聚合物。

在那团以可怕的混乱结构勉强维持着稳定的神性力量之下,藤茄看到了一个身影,那居然是个非常标准的“第三形泛生种人类”。

只不过这位“人类”似乎只是一件时尚的“外套”,里面的骨骼会时不时从皮肤里面探出来,抓取些什么东西。

那骨骼似乎就是混沌的源头,上面的色彩与“小装饰”已经拉满了,几乎每隔几厘米就能看到一片风格迥异的骨骼碎片。

祂似乎正在和南茄聊着什么,内容听起来非常的古怪。

“……对,我认为,宇宙尘埃就该拌42号灵能油脂,在它们相互接触的时候,就会瞬间产生大量高能粒子,释放能量,对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状态影响非常大!”

南茄似乎也完全听不懂祂说的话,只能陪笑着点头答应。

“您说的对,我也这么认为……”

“诶,就是说啊,黄龙江一派全都——”

那只套着人皮的骷髅一转头就看到了藤茄,身上的皮肤瞬间全部脱落,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复杂骨骼。

一瞬间,本就充满混沌神力的会客厅突然间刮起了一阵可怕的风暴,连时间都出现了翘曲点……

虽然那只骷髅的身体充满了各种斑驳的力量与符文,但祂的两只眼眸最为特殊,一只由纯粹且澄澈的黄金铸成,另外一只则为苍白且剔透的水晶。

“你第一眼看到了什么?”

那五彩斑斓的骷髅直接将南茄晾在了一边,转头询问藤茄,两只眼眸缓缓闪烁。

藤茄仔细看了祂一眼,不知为何,内心浮现出一个极为特殊的画面……

画面当中,一条满身破碎的船只正在海上航行,金色的船帆即使在暗夜之中也极为显眼。

一名身披蓝色火焰的骷髅船长站在船头,手持细长的指挥刀,发出了无畏的大笑。

“我看到了一艘船,以及一名船长。”

“很好!看来我没找错人,我需要你帮我个忙,事成之后,我会教你这个……”

说话间,那片冗杂的混沌风暴突然间就停下了扩张,像是倒带一般,居然缩回了那只骷髅的身上,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内敛坍缩,融合成为了一枚细小的种子。

“……我帮!”

“哈哈哈,好!”

那名骷髅神只从自己的身体上拔下一枚骨钉,青铜色泽的骨钉在离开祂身躯的瞬间就化作了纯粹的黑暗,在会客厅的茶几上留下一串痕迹。

“把这东西带给程绪,告诉他,抵达终点即可回去找到那个姓马的朋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