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爱上中文 > 知心欢 > 第442章 心境之变

第442章 心境之变

“温家那边跟你说过什么时候动手吗?”赫连浠问道。

苗道长摇了摇头:“没有,他们只让贫道按照计划行事。”

赫连浠思索片刻:“本宫觉得他们会在下一次召见苍凌使臣的时候动手。”

下一次召见苍凌使臣,就代表要彻底定下和谈之约了。

苗道长想了想,也觉得赫连浠的猜测比较合理:“那我们要在那一天动手吗?”

“我们找个机会,去见一见那位落棠阁的夫人再说吧。”

“落棠阁那边看守很严,我们要另找时间了。”

“到时候道长通知本宫一声就行。”

苗道长点头应下了:“今天也晚了,贫道先行离开了。”

苗道长走后,赫连浠没有再继续练字,她的心中毫无困意,但还是走到了内殿的床上躺下了。

不管如何,她一定要让腹中的男胎降生。

那颗秘药,不仅仅能让人有孕,也能让人生下男孩……

未央宫中,丛嬷嬷走进了内殿,林疏月正在给自己梳发。

看到丛嬷嬷进来,林疏月放下了手中的梳子:“那边什么情况?”

“苗道长去了雍华宫。”

“不要打草惊蛇,就当什么都没有看到。”林疏月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落棠阁那边也要盯紧了。”

丛嬷嬷点了点头,问了一句:“娘娘,这些事可要告知皇上?”

“不必了,皇上如今忧心温家和驸马的事情,这后宫里面就别让皇上操心了。”

林疏月的语气平静,但丛嬷嬷从中听出了一丝杀意,她心神一凛,看来皇后娘娘已经做出了选择。

林疏月看着镜子里倒映出来的丛嬷嬷的身形,继续说道:“你若是害怕,本宫会提前为你安排好去处,这些事情,本就不该牵扯到你。”

丛嬷嬷回的坚定:“娘娘,不管您做什么事情,老奴都站在您的身边,绝不后悔。”

闻言,林疏月站起身,她走到了丛嬷嬷面前:“嬷嬷,当年他们都放弃了兄长,这一次,哪怕只有本宫一人,也一定会护着子规。”

丛嬷嬷明白了林疏月的决心:“娘娘放心,老奴跟着您一起护着殿下。”

——

茶楼门口,马车慢悠悠地停下了。

陆沅知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林子规,说道:“我去见一见子衿,你在车里等我。”

“我去前面的糕点铺子买一些你爱吃的点心。”

“好。”

陆沅知从马车上下来,径直走进了茶楼。

店小二领着陆沅知去了二楼的包厢,戚子衿已经在里面等着她了。

陆沅知大婚之日,戚子衿是到场了的,她送了贺礼,看完了拜堂就先离开了,所以那一天陆沅知并未见到她。

今天,算是这段时间以来,陆沅知真正地见到戚子衿。

“上次你大婚之时,我和离之身,不敢久留,如今看你这模样,就知道你和邺王相处的很好,我也就放心了。”

戚子衿在说着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恬静的笑容,眼中没有了压抑,她似乎又变成了那个成婚之前的戚子衿。

看到这样的戚子衿,陆沅知就知道她已经彻底从那段婚姻中走了出来:“别人在意那些,我是不在意的。不过幸好你提前走了,避开了晚上的麻烦。”

戚子衿给陆沅知倒了一杯茶:“你尝尝这茶,我觉得还不错。”

陆沅知喝了一口茶,此茶回味甘甜,不带一丝苦涩之意:“你的口味跟以前不一样了。”

“其实我从小就喜欢喝清甜的茶,随着年岁渐长,婚姻之事压在心上,我突然就舍下了清甜之茶,喝上了苦茶。

后来入了睿王府,喝着苦茶,都觉得是甜茶,可能是因为跟心里的苦相比,苦茶都不苦了。

如今从睿王府离开,虽在生死门前走了一遭,好歹得到了自由。心境变了,这口味自然也就变了。”

在论起自己过去的事情时,戚子衿好似置身事外,过去的事情再也无法扰乱她的心神。

“我很开心,你能做回从前的戚子衿。”

闻言,戚子衿笑了:“我今天请你来这里,是跟你告别的。同时,也是想要问问你,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情?”

“你要离开京城?”

戚子衿点了点头:“父亲镇守东境多年,我想去看看他。这京中的水太浑了,或许东境的日子会平静一点。”

听到戚子衿要去东境,陆沅知一开始有些诧异,随后,她就明白过来了,只怕戚子衿已经隐隐地察觉到了什么,她是想要避开接下来会在京城中发生的事情。

“你一个人去吗?”

“母亲原本也想去的,但是她身体不好,我还是没有让她去。我去东境无非是见见父亲、散散心,应该不会待太久。”

“你此去东境,也是为了我,对吗?”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戚子衿有些释然地笑了,“京中出事,若有京城之外的人帮你,你必然会事半功倍。我人微言轻,能想到的也只有父亲了。”

“子衿……”

不等陆沅知说完,戚子衿继续说道:“沅知,父亲处处为我考虑,我定然不会做出让他为难的事情。所以你就放心吧,我很肯定你想让我去做的事情,父亲是愿意做的。”

“你还不知道我要做的事情,你就这么肯定?”

“我很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

这一次,陆沅知没有推拒:“我确实是有一件事想麻烦戚将军。”

“但是你担心我为难,所以你准备越过我,去找我父亲,对吗?”

陆沅知点了点头,戚子衿伸出了手,“我知道你准备好了,所以把东西交给我吧,父亲他只会相信我说的话。”

陆沅知从袖中拿出了一封信放在了戚子衿手里:“若是不着急,过几日再走,否则会引人怀疑。”

“会耽误吗?”

陆沅知摇了摇头:“应该是正好赶得上。”

戚子衿将信收好:“这件事交给我,你放心吧。”

说着,戚子衿站起身,走到了一旁的桌子上,上面已经摆放好了棋盘,“许久没有与你对弈了,不如今天再陪我下一场棋?”

陆沅知走到戚子衿对面坐下,执子落在棋盘之上。

这一局,下了许久都未见胜负,最终,戚子衿将手中的棋子丢回了棋盒中:“你多次放我生路,再这样下去,这一局棋怎么都下不完。”

陆沅知微微一笑,落下一子,原本看着势均力敌的局面立刻就变了,戚子衿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跟人下棋从来都不会故意放水,原来之前铺垫了那么多,是在这里等着我。

不到这最后一步,我还一直心存侥幸,真以为自己的棋艺进步,兴许这一次能赢你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