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爱上中文 > 霍格沃茨与非典型巫师 > 第214章 开学宴日常

第214章 开学宴日常

回到礼堂,邓布利多又拿出了自己校长的派头,烛光照亮了他银白色胡子,“欢迎大家又回到了霍格沃茨来上学!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了,学校来了几个阿兹卡班的摄魂怪。

它们是被魔法部委派过来的,它们今天早些时候曾在半路上搜查了列车,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它们不好相处。”

邓布利多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魔法部认为它们有必要被派来学校周围,以防止某些可能出现的黑巫师,它们将会把守着学校的各个出入口。”

说完这些,邓布利严肃地扫视在场所有学生,“有一点非常严肃,我得提醒你们所有人,摄魂怪不是用眼睛看人的,任何形式的花招和伪装都骗不了它们,甚至包括隐形衣也同样如此!

我希望这一点能引起所有人注意,有他们在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要耍一些诡计伎俩,谁也不许擅自离开学校。”

他若有所指的说完这些之后,又补充说:“摄魂怪没有任何怜悯,它们根本不会理解任何的求饶和辩解。

我希望男女学生会主席和级长们保证不让任何一个学生与摄魂怪发生冲突,不要给它们任何伤害你们的机会。”

邓布利多说完这些,赛恩斯注意到罗恩的哥哥珀西挺着胸膛站了起来,他胸前戴着一个闪亮崭新的银徽章,那是他在今年被选为男学生会主席的证明。

老邓头说的内容过于严肃,他的表情也过于郑重,礼堂里的学生们不由地被镇住了,所有人都静静地听他说话,没有任何一人乱搞小动作。

结束了入学告诫之后,他继续说,“下面让我们来说一个轻松点话题,我很高兴今年我们将有两位新的教授加入霍格沃茨的教师队伍。

首先让我向你们介绍卢平教授,可能有些人已经听说了,吉德罗·洛哈特在假期被发现不配再继续担任教授一职。”

说到此处下面有很多学生发出了嗤笑声,以高年级的男生居多,有很多女生露出不能接受的受伤表情。

邓布利多没有理会学生们的反应,他继续说“所以我找到了卢平教授,他欣然接受了邀请,答应填补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空缺。”

卢平的形象显然没有赢得学生们的欣赏,邓布利多说完,礼堂里只有少数学生给予了掌声,卢平似乎也没在意这些,他只是很安静的坐在椅子上。

他安静了,可是有人就不那么“安静”了,赛恩斯一进入礼堂就注意到了,斯内普隔着好几个人偏头盯视着卢平,满脸阴郁的憎恨。

知道一些内情的人当然知道他那一副“我受了大委屈”的表情是为了什么,但是在不明真相的学生们看来,或许会觉得斯内普对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职位似乎有点过于执着了,以至于开始憎恨其他获得此位置的教授。

赛恩斯心中嗤笑一声不再关注。

邓布利多介绍完卢平之后,又开始介绍新的保护神奇动物课教授:“很遗憾,凯特伯恩教授在上学期末决定退休享受他的美好生活了。

但是不用担心!

大家不用担心没有人来教授保护神奇动物课,我很高兴地宣布,填补这个职位的不是别人,他将在担任猎场看守的同时担任这个职位,他就是鲁伯·海格!”

海格可没有卢平那么淡定,听到邓布利多的任命,他激动地猛然站起来,撞得桌子上的餐具叮当作响,透过浓密的胡子,能看到,他的脸涨得通红。

学生们听到这项任命之后,先是一滞,接着开始报以“热烈”的掌声。

好吧,起码要比欢迎卢平时要热烈不少,尤以格兰芬多餐桌那里最为捧场。

介绍完新的教授之后,邓布利多宣布宴会开始,待众人美美的饱餐一顿之后,他宣布宴会结束。

宴会结束以后,赛恩斯等几个与海格相熟的学生前往教职工餐桌旁去对海格道喜。

邓布利多走下台子之前对赛恩斯说:“十分钟之后,别忘了,奥特姆先生。”

他在提醒他十分钟以后收回守护神。

赛恩斯点头说:“拜托你了,邓布利多教授。”

老邓头没说什么,点点头走掉了。

罗恩与哈利听到了赛恩斯与老邓头的交谈,罗恩有点好奇,“赛恩斯,邓布利多教授让你别忘了什么?”

赛恩斯看看他,想对他说,“既然邓布利多没有直接告诉你,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并不需要你知道?“。

不过看他似乎并不是故意如长耳朵兔一样专门打听,应该只是习惯性的随口一问,就没有直接怼他,“没什么,他只是提醒我不要忘了去找麦格教授。”

听到麦格教授,罗恩脖子一缩,没了声音。

两人说话的功夫,赫敏大声对海格说:“恭喜你,海格!”

海格用餐巾擦着油亮的脸庞,语无伦次地说:“真不敢相信……真是了不起的人,邓布利多……”

他又激动地对赛恩斯表示感谢:“谢谢你,赛恩斯,听了你的话之后,我……我勇敢地向邓布利多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没想到……没想到凯特尔伯恩教授宣布退休之后,他就直接来找我了……”

海格激动地几乎要哭出来,他把脸埋在餐巾里,“唔……这一只都是我想要的啊……”

麦格教授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波特,格兰杰,还有韦斯莱,我想你们应该返回自己的宿舍了!”

麦格教授的话一如既往地好用,几个格兰芬多一哄而散。

待其他人离开之后,麦格教授严肃地说:“你跟我来,奥特姆!”

赛恩斯跟随麦格教授来到她的办公室,她回过头说:“奥特姆先生,你的想法我听斯普劳特教授说了,我想确认一下那是你的真实想法吗?

现在改变还来的及!”

“我想清楚了,副校长夫人!”赛恩斯主动取出时间转换器。

听到他口中的称谓,麦格教授立刻知道了他的决心,她抿着嘴没说什么,伸手接过赛恩斯提在手上的沙漏。

“奥特姆,或许你是对了,继续上课对你来说确实有点浪费时间。”

“教授,不上你们课并不意味着对魔法的学习会停止,其实不上那么多课了,我反倒有更多的时间来弥补自己的短板了。”

听到他并不会停止魔法学习,麦格教授满地地点头,同时告诫,“任何魔法都是非常危险的,希望你在探索的时候要慎重。”

“谨记您的教诲,教授!”

宴会结束以后,赛恩斯等几个与海格相熟的学生前往教职工餐桌旁去对海格道喜。

邓布利多走下台子之前对赛恩斯说:“十分钟之后,别忘了,奥特姆先生。”

他在提醒他十分钟以后收回守护神。

赛恩斯点头说:“拜托你了,邓布利多教授。”

老邓头没说什么,点点头走掉了。

罗恩与哈利听到了赛恩斯与老邓头的交谈,罗恩有点好奇,“赛恩斯,邓布利多教授让你别忘了什么?”

赛恩斯看看他,想对他说,“既然邓布利多没有直接告诉你,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并不需要你知道?“。

不过看他似乎并不是故意如长耳朵兔一样专门打听,应该只是习惯性的随口一问,就没有直接怼他,“没什么,他只是提醒我不要忘了去找麦格教授。”

听到麦格教授,罗恩脖子一缩,没了声音。

两人说话的功夫,赫敏大声对海格说:“恭喜你,海格!”

海格用餐巾擦着油亮的脸庞,语无伦次地说:“真不敢相信……真是了不起的人,邓布利多……”

他又激动地对赛恩斯表示感谢:“谢谢你,赛恩斯,听了你的话之后,我……我勇敢地向邓布利多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没想到……没想到凯特尔伯恩教授宣布退休之后,他就直接来找我了……”

海格激动地几乎要哭出来,他把脸埋在餐巾里,“唔……这一只都是我想要的啊……”

麦格教授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波特,格兰杰,还有韦斯莱,我想你们应该返回自己的宿舍了!”

麦格教授的话一如既往地好用,几个格兰芬多一哄而散。

待其他人离开之后,麦格教授严肃地说:“你跟我来,奥特姆!”

赛恩斯跟随麦格教授来到她的办公室,她回过头说:“奥特姆先生,你的想法我听斯普劳特教授说了,我想确认一下那是你的真实想法吗?

现在改变还来的及!”

“我想清楚了,副校长夫人!”赛恩斯主动取出时间转换器。

听到他口中的称谓,麦格教授立刻知道了他的决心,她抿着嘴没说什么,伸手接过赛恩斯提在手上的沙漏。

“奥特姆,或许你是对了,继续上课对你来说确实有点浪费时间。”

“教授,不上你们课并不意味着对魔法的学习会停止,其实不上那么多课了,我反倒有更多的时间来弥补自己的短板了。”

听到他并不会停止魔法学习,麦格教授满地地点头,同时告诫,“任何魔法都是非常危险的,希望你在探索的时候要慎重。”

“谨记您的教诲,教授!”

宴会结束以后,赛恩斯等几个与海格相熟的学生前往教职工餐桌旁去对海格道喜。

邓布利多走下台子之前对赛恩斯说:“十分钟之后,别忘了,奥特姆先生。”

他在提醒他十分钟以后收回守护神。

赛恩斯点头说:“拜托你了,邓布利多教授。”

老邓头没说什么,点点头走掉了。

罗恩与哈利听到了赛恩斯与老邓头的交谈,罗恩有点好奇,“赛恩斯,邓布利多教授让你别忘了什么?”

赛恩斯看看他,想对他说,“既然邓布利多没有直接告诉你,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并不需要你知道?“。

不过看他似乎并不是故意如长耳朵兔一样专门打听,应该只是习惯性的随口一问,就没有直接怼他,“没什么,他只是提醒我不要忘了去找麦格教授。”

听到麦格教授,罗恩脖子一缩,没了声音。

两人说话的功夫,赫敏大声对海格说:“恭喜你,海格!”

海格用餐巾擦着油亮的脸庞,语无伦次地说:“真不敢相信……真是了不起的人,邓布利多……”

他又激动地对赛恩斯表示感谢:“谢谢你,赛恩斯,听了你的话之后,我……我勇敢地向邓布利多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没想到……没想到凯特尔伯恩教授宣布退休之后,他就直接来找我了……”

海格激动地几乎要哭出来,他把脸埋在餐巾里,“唔……这一只都是我想要的啊……”

麦格教授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波特,格兰杰,还有韦斯莱,我想你们应该返回自己的宿舍了!”

麦格教授的话一如既往地好用,几个格兰芬多一哄而散。

待其他人离开之后,麦格教授严肃地说:“你跟我来,奥特姆!”

赛恩斯跟随麦格教授来到她的办公室,她回过头说:“奥特姆先生,你的想法我听斯普劳特教授说了,我想确认一下那是你的真实想法吗?

现在改变还来的及!”

“我想清楚了,副校长夫人!”赛恩斯主动取出时间转换器。

听到他口中的称谓,麦格教授立刻知道了他的决心,她抿着嘴没说什么,伸手接过赛恩斯提在手上的沙漏。

“奥特姆,或许你是对了,继续上课对你来说确实有点浪费时间。”

“教授,不上你们课并不意味着对魔法的学习会停止,其实不上那么多课了,我反倒有更多的时间来弥补自己的短板了。”

听到他并不会停止魔法学习,麦格教授满地地点头,同时告诫,“任何魔法都是非常危险的,希望你在探索的时候要慎重。”

“谨记您的教诲,教授!”

宴会结束以后,赛恩斯等几个与海格相熟的学生前往教职工餐桌旁去对海格道喜。

邓布利多走下台子之前对赛恩斯说:“十分钟之后,别忘了,奥特姆先生。”

他在提醒他十分钟以后收回守护神。

赛恩斯点头说:“拜托你了,邓布利多教授。”

老邓头没说什么,点点头走掉了。

罗恩与哈利听到了赛恩斯与老邓头的交谈,罗恩有点好奇,“赛恩斯,邓布利多教授让你别忘了什么?”

赛恩斯看看他,想对他说,“既然邓布利多没有直接告诉你,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并不需要你知道?“。

不过看他似乎并不是故意如长耳朵兔一样专门打听,应该只是习惯性的随口一问,就没有直接怼他,“没什么,他只是提醒我不要忘了去找麦格教授。”

听到麦格教授,罗恩脖子一缩,没了声音。

两人说话的功夫,赫敏大声对海格说:“恭喜你,海格!”

海格用餐巾擦着油亮的脸庞,语无伦次地说:“真不敢相信……真是了不起的人,邓布利多……”

他又激动地对赛恩斯表示感谢:“谢谢你,赛恩斯,听了你的话之后,我……我勇敢地向邓布利多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没想到……没想到凯特尔伯恩教授宣布退休之后,他就直接来找我了……”

海格激动地几乎要哭出来,他把脸埋在餐巾里,“唔……这一只都是我想要的啊……”

麦格教授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波特,格兰杰,还有韦斯莱,我想你们应该返回自己的宿舍了!”

麦格教授的话一如既往地好用,几个格兰芬多一哄而散。

待其他人离开之后,麦格教授严肃地说:“你跟我来,奥特姆!”

赛恩斯跟随麦格教授来到她的办公室,她回过头说:“奥特姆先生,你的想法我听斯普劳特教授说了,我想确认一下那是你的真实想法吗?

现在改变还来的及!”

“我想清楚了,副校长夫人!”赛恩斯主动取出时间转换器。

听到他口中的称谓,麦格教授立刻知道了他的决心,她抿着嘴没说什么,伸手接过赛恩斯提在手上的沙漏。

“奥特姆,或许你是对了,继续上课对你来说确实有点浪费时间。”

“教授,不上你们课并不意味着对魔法的学习会停止,其实不上那么多课了,我反倒有更多的时间来弥补自己的短板了。”

听到他并不会停止魔法学习,麦格教授满地地点头,同时告诫,“任何魔法都是非常危险的,希望你在探索的时候要慎重。”

“谨记您的教诲,教授!”

宴会结束以后,赛恩斯等几个与海格相熟的学生前往教职工餐桌旁去对海格道喜。

邓布利多走下台子之前对赛恩斯说:“十分钟之后,别忘了,奥特姆先生。”

他在提醒他十分钟以后收回守护神。

赛恩斯点头说:“拜托你了,邓布利多教授。”

老邓头没说什么,点点头走掉了。

罗恩与哈利听到了赛恩斯与老邓头的交谈,罗恩有点好奇,“赛恩斯,邓布利多教授让你别忘了什么?”

赛恩斯看看他,想对他说,“既然邓布利多没有直接告诉你,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并不需要你知道?“。

不过看他似乎并不是故意如长耳朵兔一样专门打听,应该只是习惯性的随口一问,就没有直接怼他,“没什么,他只是提醒我不要忘了去找麦格教授。”

听到麦格教授,罗恩脖子一缩,没了声音。

两人说话的功夫,赫敏大声对海格说:“恭喜你,海格!”

海格用餐巾擦着油亮的脸庞,语无伦次地说:“真不敢相信……真是了不起的人,邓布利多……”

他又激动地对赛恩斯表示感谢:“谢谢你,赛恩斯,听了你的话之后,我……我勇敢地向邓布利多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没想到……没想到凯特尔伯恩教授宣布退休之后,他就直接来找我了……”

海格激动地几乎要哭出来,他把脸埋在餐巾里,“唔……这一只都是我想要的啊……”

麦格教授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波特,格兰杰,还有韦斯莱,我想你们应该返回自己的宿舍了!”

麦格教授的话一如既往地好用,几个格兰芬多一哄而散。

待其他人离开之后,麦格教授严肃地说:“你跟我来,奥特姆!”

赛恩斯跟随麦格教授来到她的办公室,她回过头说:“奥特姆先生,你的想法我听斯普劳特教授说了,我想确认一下那是你的真实想法吗?

现在改变还来的及!”

“我想清楚了,副校长夫人!”赛恩斯主动取出时间转换器。

听到他口中的称谓,麦格教授立刻知道了他的决心,她抿着嘴没说什么,伸手接过赛恩斯提在手上的沙漏。

“奥特姆,或许你是对了,继续上课对你来说确实有点浪费时间。”

“教授,不上你们课并不意味着对魔法的学习会停止,其实不上那么多课了,我反倒有更多的时间来弥补自己的短板了。”

听到他并不会停止魔法学习,麦格教授满地地点头,同时告诫,“任何魔法都是非常危险的,希望你在探索的时候要慎重。”

“谨记您的教诲,教授!”

宴会结束以后,赛恩斯等几个与海格相熟的学生前往教职工餐桌旁去对海格道喜。

邓布利多走下台子之前对赛恩斯说:“十分钟之后,别忘了,奥特姆先生。”

他在提醒他十分钟以后收回守护神。

赛恩斯点头说:“拜托你了,邓布利多教授。”

老邓头没说什么,点点头走掉了。

罗恩与哈利听到了赛恩斯与老邓头的交谈,罗恩有点好奇,“赛恩斯,邓布利多教授让你别忘了什么?”

赛恩斯看看他,想对他说,“既然邓布利多没有直接告诉你,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并不需要你知道?“。

不过看他似乎并不是故意如长耳朵兔一样专门打听,应该只是习惯性的随口一问,就没有直接怼他,“没什么,他只是提醒我不要忘了去找麦格教授。”

听到麦格教授,罗恩脖子一缩,没了声音。

两人说话的功夫,赫敏大声对海格说:“恭喜你,海格!”

海格用餐巾擦着油亮的脸庞,语无伦次地说:“真不敢相信……真是了不起的人,邓布利多……”

他又激动地对赛恩斯表示感谢:“谢谢你,赛恩斯,听了你的话之后,我……我勇敢地向邓布利多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没想到……没想到凯特尔伯恩教授宣布退休之后,他就直接来找我了……”

海格激动地几乎要哭出来,他把脸埋在餐巾里,“唔……这一只都是我想要的啊……”

麦格教授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波特,格兰杰,还有韦斯莱,我想你们应该返回自己的宿舍了!”

麦格教授的话一如既往地好用,几个格兰芬多一哄而散。

待其他人离开之后,麦格教授严肃地说:“你跟我来,奥特姆!”

赛恩斯跟随麦格教授来到她的办公室,她回过头说:“奥特姆先生,你的想法我听斯普劳特教授说了,我想确认一下那是你的真实想法吗?

现在改变还来的及!”

“我想清楚了,副校长夫人!”赛恩斯主动取出时间转换器。

听到他口中的称谓,麦格教授立刻知道了他的决心,她抿着嘴没说什么,伸手接过赛恩斯提在手上的沙漏。

“奥特姆,或许你是对了,继续上课对你来说确实有点浪费时间。”

“教授,不上你们课并不意味着对魔法的学习会停止,其实不上那么多课了,我反倒有更多的时间来弥补自己的短板了。”

听到他并不会停止魔法学习,麦格教授满地地点头,同时告诫,“任何魔法都是非常危险的,希望你在探索的时候要慎重。”

“谨记您的教诲,教授!”

宴会结束以后,赛恩斯等几个与海格相熟的学生前往教职工餐桌旁去对海格道喜。

邓布利多走下台子之前对赛恩斯说:“十分钟之后,别忘了,奥特姆先生。”

他在提醒他十分钟以后收回守护神。

赛恩斯点头说:“拜托你了,邓布利多教授。”

老邓头没说什么,点点头走掉了。

罗恩与哈利听到了赛恩斯与老邓头的交谈,罗恩有点好奇,“赛恩斯,邓布利多教授让你别忘了什么?”

赛恩斯看看他,想对他说,“既然邓布利多没有直接告诉你,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并不需要你知道?“。

不过看他似乎并不是故意如长耳朵兔一样专门打听,应该只是习惯性的随口一问,就没有直接怼他,“没什么,他只是提醒我不要忘了去找麦格教授。”

听到麦格教授,罗恩脖子一缩,没了声音。

两人说话的功夫,赫敏大声对海格说:“恭喜你,海格!”

海格用餐巾擦着油亮的脸庞,语无伦次地说:“真不敢相信……真是了不起的人,邓布利多……”

他又激动地对赛恩斯表示感谢:“谢谢你,赛恩斯,听了你的话之后,我……我勇敢地向邓布利多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没想到……没想到凯特尔伯恩教授宣布退休之后,他就直接来找我了……”

海格激动地几乎要哭出来,他把脸埋在餐巾里,“唔……这一只都是我想要的啊……”

麦格教授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波特,格兰杰,还有韦斯莱,我想你们应该返回自己的宿舍了!”

麦格教授的话一如既往地好用,几个格兰芬多一哄而散。

待其他人离开之后,麦格教授严肃地说:“你跟我来,奥特姆!”

赛恩斯跟随麦格教授来到她的办公室,她回过头说:“奥特姆先生,你的想法我听斯普劳特教授说了,我想确认一下那是你的真实想法吗?

现在改变还来的及!”

“我想清楚了,副校长夫人!”赛恩斯主动取出时间转换器。

听到他口中的称谓,麦格教授立刻知道了他的决心,她抿着嘴没说什么,伸手接过赛恩斯提在手上的沙漏。

“奥特姆,或许你是对了,继续上课对你来说确实有点浪费时间。”

“教授,不上你们课并不意味着对魔法的学习会停止,其实不上那么多课了,我反倒有更多的时间来弥补自己的短板了。”

听到他并不会停止魔法学习,麦格教授满地地点头,同时告诫,“任何魔法都是非常危险的,希望你在探索的时候要慎重。”

“谨记您的教诲,教授!”

宴会结束以后,赛恩斯等几个与海格相熟的学生前往教职工餐桌旁去对海格道喜。

邓布利多走下台子之前对赛恩斯说:“十分钟之后,别忘了,奥特姆先生。”

他在提醒他十分钟以后收回守护神。

赛恩斯点头说:“拜托你了,邓布利多教授。”

老邓头没说什么,点点头走掉了。

罗恩与哈利听到了赛恩斯与老邓头的交谈,罗恩有点好奇,“赛恩斯,邓布利多教授让你别忘了什么?”

赛恩斯看看他,想对他说,“既然邓布利多没有直接告诉你,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并不需要你知道?“。

不过看他似乎并不是故意如长耳朵兔一样专门打听,应该只是习惯性的随口一问,就没有直接怼他,“没什么,他只是提醒我不要忘了去找麦格教授。”

听到麦格教授,罗恩脖子一缩,没了声音。

两人说话的功夫,赫敏大声对海格说:“恭喜你,海格!”

海格用餐巾擦着油亮的脸庞,语无伦次地说:“真不敢相信……真是了不起的人,邓布利多……”

他又激动地对赛恩斯表示感谢:“谢谢你,赛恩斯,听了你的话之后,我……我勇敢地向邓布利多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没想到……没想到凯特尔伯恩教授宣布退休之后,他就直接来找我了……”

海格激动地几乎要哭出来,他把脸埋在餐巾里,“唔……这一只都是我想要的啊……”

麦格教授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波特,格兰杰,还有韦斯莱,我想你们应该返回自己的宿舍了!”

麦格教授的话一如既往地好用,几个格兰芬多一哄而散。

待其他人离开之后,麦格教授严肃地说:“你跟我来,奥特姆!”

赛恩斯跟随麦格教授来到她的办公室,她回过头说:“奥特姆先生,你的想法我听斯普劳特教授说了,我想确认一下那是你的真实想法吗?

现在改变还来的及!”

“我想清楚了,副校长夫人!”赛恩斯主动取出时间转换器。

听到他口中的称谓,麦格教授立刻知道了他的决心,她抿着嘴没说什么,伸手接过赛恩斯提在手上的沙漏。

“奥特姆,或许你是对了,继续上课对你来说确实有点浪费时间。”

“教授,不上你们课并不意味着对魔法的学习会停止,其实不上那么多课了,我反倒有更多的时间来弥补自己的短板了。”

听到他并不会停止魔法学习,麦格教授满地地点头,同时告诫,“任何魔法都是非常危险的,希望你在探索的时候要慎重。”

“谨记您的教诲,教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