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爱上中文 > 我那坑系仙侠女主 > 第234章 恐怖的白骨刀

第234章 恐怖的白骨刀

身后有水声响起,没过多久把自己收拾干净利落的敖宸就到了阿宁身边,他看到骨架愣了一下,随后就明白了阿宁的打算。

阿宁仔细将敖宸打量一遍,他脸上身上的红印子全都消失了,他额间银色的龙纹也在慢慢变淡,那印记是他龙王身份的象征。

确认敖宸的身体蜕变完成的很成功,阿宁转身就走,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可没闲工夫在这里陪他看火化大蛇。

“阿宁。”

阿宁停下脚步转回身看叫住她的敖宸:“还有什么事?”

敖宸将四周陌生的景致看了一遍后才说道:“我接下来要平定内乱,我还守不住这里,你能帮我吗?”

阿宁思量片刻后点头,“我要在这里布下法阵疏通龙脉,这法阵很危险,龙脉疏通成功之前任何生灵不要靠近这里。这件事由你负责传达出去,记得还要告诉他们,我这是免责声明。”

“好,我这就去办。”敖宸转身准备离开。

“敖宸。”

敖宸回头看叫住他的阿宁,问:“还有什么交代?”

阿宁摇头,她笑着说:“你这次做得很好。”

敖宸被她夸小孩子的语气气得直接翻了个白眼,阿宁学着他的样子也翻了个白眼,气得敖宸转身要打她,可惜她跑得太快。

有气没处撒的敖宸对着空气挥了两拳,打完之后他被自己的幼稚逗笑了。

笑着笑着,一段记忆从他的脑海深处冒了出来,记忆中阿宁也曾夸过他做得很好。

记忆中的阿宁很高,不是她现在变矮了,是那时的敖宸还是个小孩子,他的个子只到阿宁的腰。

那把白骨刀确实是他跟阿宁借的,那次阿宁的玩笑开得有点儿大,他吃了大苦头,虽然阿宁给他治了伤,但他还是在床上躺了半个月。那次阿宁难得良心发现,她说要补偿他。

敖宸那时从他父王那里听说阿宁手里有把很厉害的白骨刀,据说那把刀是海中一只大妖的骨头,那只大妖很厉害,连他父王都对其敬畏几分。

那时敖常就总是明里暗里针对敖宸,虽然父母会惩罚敖常,但被欺负久了敖宸也生气,所以他就想拿着阿宁的那把骨刀吓唬吓唬敖常。

阿宁说要补偿他,敖宸当即提出想借她的白骨刀玩几天。

起初阿宁并不同意,但耐不住敖宸实在能磨,再加上阿宁有些理亏不好意思打他,最后她只能把白骨刀给了他。

阿宁还不忘嘱咐他,白骨刀吓唬人可以,但绝不能让它沾血,尤其是他们龙族的血,如果不幸沾上了,被发现后千万别说是她的刀。

敖宸连连称是,一再保证不会忘了阿宁的嘱咐,说的次数太多了,阿宁都被他说烦了。

白骨刀到了手,敖常却消停了,一直到三个月后敖述生辰那天,沉寂多日的敖常终于沉不住气再次出手。

敖宸和敖述年纪相仿性格相投,年幼时的他们身型也差不多。

那天敖宸穿了他母后特意给他裁制的新衣,敖述看到后十分喜欢。敖宸不太喜欢那身衣服的颜色,而且敖述说喜欢,他就提议两个人换着衣服穿,然后他们就跑到云水台去玩。

云水台是一个很大的平台,在正东方那一角安放着龙族圣器云水镜。

关于云水镜,龙族没有谁能说出它的来历,大家都说龙族的老祖宗们将神魂留在了云水镜里,所以新上任的龙王要进入云水镜接受老祖宗的考验,通过了,他才是真正的龙族之王。

虽然龙族尊云水镜为圣器,但因为它实在坚不可摧又无法撼动,所以安放它的云水台并不是什么禁地。

又因为云水台又大又平,小孩子们最喜欢在这里玩闹嬉戏,那天也是,敖宸和敖述带着一群小龙王的儿孙在这里玩。

心怀不轨的敖常并没有接到敖宸和敖述互换衣服的通知,他派去的杀手更是只认衣服不看脸。

所以当他们突然出现在云水台时,他们毫不迟疑的朝敖述袭去,他们谁也没想过要不要先确定一下攻击对象是不是龙族小太子。

一群孩子本来在玩蒙着眼摸找小伙伴的游戏,刺杀发生时正是轮到敖述要蒙住眼睛的时候,敖宸在他旁边拿着发带准备帮他绑上,其他孩子跟他们有些距离,然后变故突然就发生了。

杀手的目标是龙族小太子,给他们的时间十分有限,所以他们没有理会其他孩子,一心只想杀了他们的目标。

敖述身体康健,虽然是弟弟,但平时他一直充当保护者的角色,这次也是一样,他想拖住杀手,让敖宸趁机逃跑去搬救兵。

那时的敖宸也以为那些杀手的目标是他,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眼看敖述要丧命于杀手的屠刀之下,敖宸来不及多想就拿出了阿宁借给他的白骨刀。

敖宸虽然体弱娇气了些,但龙族太子该学的东西他一样没少学,虽然跟敖述比差了不少,但应付两下还是问题不大的。

对白骨刀不甚了解的敖宸一心只想救敖述,他忘了阿宁的叮嘱,当白森森的刀刃割破杀手的手沾上鲜血后,敖宸终于明白这刀为什么不能沾血了。

可惜太晚了,敖宸连放手的机会都没了,在白骨刀沾上血的瞬间他就被它拖带着开始乱飞。

白骨刀的速度极快,敖宸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他只能感觉到不时有温热的血迎面泼来,耳朵更是被可怕的叫声震疼。

虽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敖宸还是强忍着恐惧大喊着让敖述赶紧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快要晃晕过去的敖宸感觉到自己紧攥刀柄的双手被一只冰凉的大手握住,拖着他的蛮横力道瞬间消失,他反应不及的身体被拦腰抱住。

死死闭着双眼的敖宸嗅到了熟悉的云花香气,他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了表情一言难尽的阿宁。

那时的敖宸还小,后来他大些了,对阿宁了解多些了,他才明白她当时的复杂表情其实是嫌弃,毕竟他那时可不仅仅是满身血那么简单。

当时的敖宸以为阿宁在生气,毕竟她说过那把白骨刀不能沾血,尤其是龙血。很不巧,敖常安排的杀手就龙。

又惊又怕的敖宸想找最亲近的父母寻求庇护,他将目光从阿宁脸上移开,然后看到了让他更惊更怕的一幕。

往日里空荡整洁的云水台上,带着龙鳞的碎骨肉散了一地,血也撒的到处都是,有五色微光从血肉中飘出,飞速钻入白骨刀内。

敖宸终于意识到白骨刀最可怕的地方,它,吞食魂魄。

他听到了他父王母后担心的询问,也听到了更多的窃窃私语,他更听到了敖常对他的诋毁。

没错,就是诋毁,他明明是为了救堂弟,可敖常却说他故意残害同族,他违背了龙族的先训,不杀了如此歹毒的他,不足以平群愤。

他父王怒斥让敖常闭嘴,但事态并没有因为龙王的震怒而平息,要求他父王处斩他的呼声越来越高,他甚至听到了几道熟悉的童声。

敖宸不明白,他们不久前明明还是那么要好的玩伴,他只是杀死了要杀堂弟的坏人,他们为什么就说他是十恶不赦的坏人,还要杀了他?

处死龙族小太子还不够,敖常还想把阿宁也拖下水,他说阿宁能制服拿妖刀乱杀的敖宸,说明妖刀是阿宁的,所以阿宁应该以死谢罪。

在敖常喊出要让阿宁以死谢罪的瞬间,乱糟糟的叫嚷声戛然而止,云水台上只剩下敖常兴奋到癫狂的胡言乱语。

被吓傻的敖宸在敖常喊出要阿宁死的时候,他的脑子突然清明了,他知道自己闯了祸,但他坚信自己救敖述没有错,他也明白了敖常想用这件事逼死他和阿宁。

想到阿宁之前对他的叮嘱,他打定主意要让阿宁和白骨刀撇清关系,于是他决定撒一个弥天大谎。

龙族有严格的等级之分,所以龙族内部谁也不能直呼历任龙王的名讳。不能直呼,不代表大家不知道他的名讳。

敖宸知道在场诸位的名讳,这要多谢阿宁,虽然她给他父王面子,但私底下她还是会直呼他父王的名讳。

打算豁出去的敖宸学着阿宁平时装高深的模样,先是直呼他父王的名讳,再谎称自己是他们龙族的某位先祖,接着向阿宁口头见礼。

关于这位先祖的名讳,依然要感谢阿宁的无偿分享。

冒充龙族先祖的敖宸称自己今日在云水镜中看龙族后辈无忧嬉戏,正感到高兴欣慰之时,有十数条恶龙意图残害这些龙族后辈。

龙族先祖说他不能眼睁睁任由这些恶龙为非作歹,于是他请出龙族用于诛杀罪龙的刑罚之刃。

他带着刑罚之刃冲出镜子,暂时借用其中一个孩子的身体,将几个龙族败类就地处决。

敖常并不信这个故事,他边大喊着敖宸在撒谎,边朝敖宸他们的方向靠近。

本就紧张的敖宸随着他的靠近变得更紧张,但他拼命逼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他就察觉到阿宁手上的力道变小了,相对应的是白骨刀的力量开始占上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