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爱上中文 > 穿越到古代,竟成了皇上的宠妃 > 第13章 再寻秦征

第13章 再寻秦征

******

青云镇,隶属于大夏国,却毗邻西侧大金国,因两国一直友好往来,所以当地两国百姓间的贸易往来频繁,集市繁华热闹非常,绝不逊色帝都。

而这里的青云楼也是这镇上最负盛名的酒楼之一。

“哟,小二哥,赶快拿两壶好酒过来。”

站在门口的店小二干笑几声,恭声道:“好嘞,两位公子请。”

秦征与阿四相视而坐,阿四又问道:“小二哥,还是照旧,给我们安排两间预留的剩余的客房?”

那小二苦笑道,“爷,不巧了,本来是有两间的,只不过来了两个黑衣男女,不问青红皂白把就给占了一间,掌柜的去说,却还让给打了一顿,现在只剩下一间了。”

那阿四一声怒叱,“还有这等不讲道理之人?这房间本就是给我们留的,岂能被他人占了去?主子,咱们说什么也要拿回!”

阿四提起剑,便要往二楼而去。

秦征脾性一向淡泊温文,倒是没必要非要那个客房不可,只是这小二哥说那黑衣人不仅霸道,竟还出手伤人,这事却不可坐看。

阿四上去,直接掀了客房的帘帐就进去了。只见屋子里有一张桌子,桌上三人,均是黑衣打扮,只是其中一人甚为奇怪,她头上带了顶竹笠子,一袭黑纱垂下,把整个人的面容都遮掩盖住了。

阿四道:“我道什么人呢?原来是一个丑八怪。”

座中等人正是上官沛一行,两人此时正准备用膳,所以上官云珠便把脸上的薄纱摘了去,露出了原本的面貌,需知女子都是极爱惜自己容貌的,而她自上次落崖,导致树枝划伤了脸,便毁了容,所以一直心怀芥蒂,此刻听到阿四的话,更是戳到了她内心的那根刺,顿时勃然大怒,手掌一拍,桌上的一盏热茶已向阿四倾泼而去。

阿四撇撇嘴,身形一闪避过,“哼,雕虫小技,看你爷爷的——”

他话口未毕,只见另一盏滚烫的茶水却从阿四的另一侧倾泼过来,这是上官沛出了手。

阿四猝不及防,秦征却一股掌风陡然摧来,也不见他力道如何凌厉,却是拿捏的恰到好处,竟把那茶水都尽数逼回杯中,回倒过去。

上官云珠心中一凛,立刻闪身躲开,茶水便悉数洒到了她旁边的那个戴着竹笠的人身上。

这茶水烫热,可那人竟一声也不吭。秦征微微蹙了眉。

上官沛一惊,想不到在此地竟也能遇到这一等一的高手,堪比与皇上交锋。

那边,上官云珠也已变了脸色,又惊又疑地打量着眼前这位出手的白衣男子。

秦征本无意惹事,但看对方出手狠厉,茶水滚烫,又是激射向阿四的头脸,那一下若中了,怕是有得阿四生受了,因此不由得才微微动了怒出手,

这上官兄妹是睚眦必报之人,如今看这情形,分明是自己吃了亏,便伸手拿起了剑柄。

阿四一看,怒道:“要打一架吗,我们还能怕了你们不成?”

秦征淡淡看了对方一眼,突然又对阿四说道:“那戴竹笠的人像是被人点了哑穴,阿四你动手的时候小心一些,不要伤了他。”

“好大的口气,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上官沛冷笑,拔起剑便朝秦征刺去,秦征微微一笑,袖子轻拂,一下躲开。

他的身影快速地穿梭在众人当中,竟把上官兄妹两人的招数全数揽下,然后让阿四趁机去替那个竹笠人解穴。

阿四的手飞快地在竹笠人身上拂过,内心却是一凛,这是个......女子?他好奇心盛,嘿嘿一笑,又飞快伸手揭开了那竹笠人的面纱。

随即听到阿四的一声厉叫,满脸惊恐失色,道:“啊,鬼啊!”

面纱下,那女子青丝披肩,姣好的身材却又怎生得那样一副样貌啊?

脸颊的两侧刀痕触目惊心,皮肉翻番,而最叫人恐惧的,还是她那布满了红绿花纹的脸,那些花纹像极了植物的藤蔓,密密麻麻的在她整张脸蜿蜒绽放!

这一叫声,让正在酣战中的秦征也返身望了一眼。

“秦征?”

轻轻的一声哽咽声,却教秦征大震,当上官沛和上官云珠的双剑差点刺到他胸口要位时,他竟差点忘记了去躲避,也许,这是他一生中少有的为数不多的紊乱的时刻了。

曾经日日夜夜思念的人,竟这样奇迹般地出现在眼前,唤了他的名字,只不过没有叫他“秦大哥”,而是直称了他留给她的名字,不,那也那不是他的名姓......他真正的身份是施目朗,大金国的王子。

只是,人生若只如初见。

初见时,她也是这样在来往的人群中,轻轻唤他。

此时,秦征与两人交战,虽说对方行为十分歹毒,但说到底也是萍水相逢,他不想伤人太甚,所以刚才的过招并未用尽全力,可眼下乍见白瑶,他只想赶快来到她身边,去看一看她。

于是,他掌力一展,这一下,十成的内力尽用,掌风到处,上官沛兄妹二人只觉一阵猛烈的内力侵来,纷纷摔倒跌落在地。

而白衣晃动,秦征已来到了白瑶的面前,他怔怔地看着她的脸,阿四也大吃一惊,他跟随主子二十年了,哪里见到过他狂乱愤怒的样子。

“是他们,他们二人做的是不是?”

听得秦征的问话,白瑶歪着头,似乎在极力地回想着什么,最终却又怯怯地摇了摇头,茫然道:“我......我不知道”

袖中的手紧握成石,满腔的怒意似要把他点燃吞没,他抑制住自己不去把她拥进怀中的冲动,愤怒地看向上官兄妹二人,然后拔剑攻去。

这出奇变幻的招式让上官兄妹招架不住,眼看着来者招招狠戾,誓要夺取二人性命。两人相视一眼,一个烟雾弹,然后飞快地破窗而逃,秦征刚想再去追,突然听得背后传来的女声:“你是秦征吗?”、

白瑶畏惧地看着秦征,又惊颤着身子小心地往后退。

眼前突然闪过绰绰的人影,那被铁链锢住的手足,她拼命地摇头反抗,拼命地呼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只是都没有用......她被逼着打开嘴,强行灌下刺鼻的药汤,冰冷的尖刀还在她脸上轻轻拍打着,然后狠狠向下划去......

“啊——”她头痛地双手护着头,弯下身子蜷缩在一起,嘴里还哑声道:“不要,不要,你走开啊,痛,好痛,不要,皇上......救我,那是我的簪子,你不要去,不要丢下我,我是谁,我叫什么名字,我不记得了,我头好痛啊,你为什么还不来救我?”

他们都对她做了什么!她不应该好好待在宫里的吗?

秦征手握成拳,心里大疼,恨不得咬碎了牙齿,却终究再也按捺不住,那颗思念已久的心,大步上前把地上那瑟缩在一旁的女子紧紧拥进怀里。

她的身子,在他怀里簌簌地发抖着。

“秦征,你是秦征吗?我要去找他”她突然又从怀里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