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爱上中文 > 遮天:我乃王腾,半步作者境! > 第十二章 昭告北原 王腾入世

第十二章 昭告北原 王腾入世

王腾感受到神海中传出一阵异动,心念来到神海之中。

九色道台上,王腾金色的神魂盘踞中央,周身圣光飞腾,四灵交织灿灿化作神环,环绕在身侧,如仙帝临世。

其中玄武的虚影更加凝实,原本出现在龟背上的星辰图腾也愈加完整和清晰。

视线微移,王腾发现除却已经斩去的苦海之地的秩序神链,原本缠绕在整个腹部的神链,竟然开始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更神奇的是,腹部周围环绕着一个个金色的符文,散发着点点金芒,缓缓钻入了秩序神链上。

“这些大道符号是道经真义的显化!”

王腾感受着金色符文上散发出的气息,感到十分惊讶。

“不对,还有一部分是帝经的开篇以及族内的秘术。”

他发现随着那些大道符号的融入,秩序神链上的裂缝也随之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裂缝似乎更大了一些。

可惜的是,除去帝经和道经显化的真义,其他的大道符号,都被神链上游走的电芒吞噬、绞杀磨灭掉了。

“看来一般的道法秘术显化出的大道符号,没有太大作用。”

“只有帝级经文才可以,我现在有乱古帝经的传承。”

“如果再得到完整的道经轮海卷,或者其他帝级经文,岂不是可以加快这个过程?”

玄武印记就是王腾斩断苦海之地的秩序神链后出现的。

也正是这个原因,王腾才拥有了玄武吞天的苦海异象。

仅仅只是异象显化,便可帮助王腾吞纳周身方圆三千里内的天地神精,化为精纯的生命精气引入苦海。

在苦海内又可将海量的生命精气凝为液态......

王腾思绪如电,在这一刻仿佛醍醐灌顶一般,心中一片明朗。

正如乱古大帝残念所述:斩破枷锁,方可拨云见日!

对如何解决秩序神链,王腾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不知道神魂腹部间缠绕的秩序神链中又有何印记呢?”

王腾越想心中越激动,退出神海,“师父,我何时入世?”

“哦?”

白老看向王腾眼中的希冀之色,有些欲言又止。

背过身去,望向远处翻涌的云海长叹一声。

“一旦入世便意味着踏上了争夺大帝果位之路。”

“其间曲折坎坷,充满了万般险阻和无尽的生死危机,你可准备好了?”

王腾耳中,白老的语气平静低沉,比往日又多了一丝沧桑。

“师父,我准备好了!”

王腾算是两世为人,在这方世界的五年中,他的心境时刻都在发生着变化。

在这一刻,他心中一往无前,舍我其谁的信念无限增长!

“我王腾,当为这个时代的第一人,必横压一切对手!”

白老转过身看向王腾只说了一个字。

“好!”

......

三日后,北原王家。

凌云峰顶,王腾身着金纹玄袍,手握一杆漆黑如墨的长矛,立身在玄玉铺就的广场中央。

发丝根根晶莹,随风飞舞,双目灿若星辰,流转坚毅之色。

高挺的鼻梁之上,眉宇间英气十足,周身霞光万道,体内血气冲霄,一尊玄武虚影,环绕在他身侧。

“北原王家,少主王腾,今日入世,征伐帝路!”

王腾身后,广场上空符文交织,瑞光蒸腾,一道道强大的气机从十几道身影上弥漫开来。

王成坤的声音落下,王家族地各大悬浮在半空的岛屿、神阁、灵台上人影攒动,跪伏在地。

“少主大帝之资,吾族长青永望!”

王家众人的高呼声此起彼伏,如海浪一般响彻在北原大地之上。

这一日,王家少主入世,惊动了北原各地,除却冰神宫,各大势力都在讨论王腾与北帝的相遇。

“王家可真会挑时候,北域神山也将开启了。”

“王家少主出生那天的场景,我此生难忘啊!”

“细细算来,那王家少主不过五岁啊,王成坤怎么舍得?”

“放心吧,暗中肯定有族中大能护道的......”

轰!

一座古山中,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身负赤色宝甲,从闭关地冲出。

某处大殿之中,有苍老之声低语:“黄金大世降临,你也该走动了。”

莽荒山脉之中,一位肤色黝黑,身形壮硕的少年,盘坐在瀑布之下,缓缓睁开了双眼。

冰神宫碧云峰万仞冲霄,峰顶一名豆蔻年华的少女,衣裙摆动,秀眉微凝。

“寒潭青蛟的妖晶已被北帝捷足先登。”

“烟儿不必神忧,北域神山将开,此令可引你前往冰神殿。”

王腾入世的消息如一股风暴般,迅速肆虐在北原大地上......

“爹娘,老祖,师父留步。”

“腾儿去了!”

王家族地外,王腾一一拜别了众人,御起神虹,冲霄而去......

砰!

半日后,王腾从天而降,出现在李家族地之外,脚下的地面上布满了裂缝。

“你是何人?”

“竟敢来我李家撒野!”

两道神虹自李家上空掠出,落在王腾不远处,目露怒色。

“你没资格与我对话。”

“叫你们老祖出来!”

王腾手持长矛,神色淡漠。

“哈哈!”

“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竟敢口出狂言,还要见我李家长辈?”

李家两位青年男子闻言,看着王腾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由放声大笑了起来。

“给你二人三息时间通禀李家老祖。”

王腾话落,直接数了起来。

“一!”

“哟,区区命泉境,还唬起我们来了?”

两人感受着王腾周身散发出的气息,面露不屑之色。

“二!”

“来来来,小弟弟,哥哥我就站在这里,我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二人摇了摇头,双手抱胸,像是在看王腾唱独角戏一般,津津有味。

“三!”

王腾第三声落下,手腕横举,摩挲着漆黑如墨的长矛,喃喃低语。

“今日,我便用他们的鲜血为你开锋。”

“为你铸无上帝兵之基!”

下一刻,王腾眼眸轻抬,勾动体内神力,发丝拂过他的脸颊,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记得,下辈子要听劝。”

“死!”

随着王腾平静的声音响起,手中的长矛微微抖动化作一道乌光,直取二人天灵!

“北帝手下留情!”

这一日,王家少主入世,惊动了北原各地,除却冰神宫,各大势力都在讨论王腾与北帝的相遇。

“王家可真会挑时候,北域神山也将开启了。”

“王家少主出生那天的场景,我此生难忘啊!”

“细细算来,那王家少主不过五岁啊,王成坤怎么舍得?”

“放心吧,暗中肯定有族中大能护道的......”

轰!

一座古山中,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身负赤色宝甲,从闭关地冲出。

某处大殿之中,有苍老之声低语:“黄金大世降临,你也该走动了。”

莽荒山脉之中,一位肤色黝黑,身形壮硕的少年,盘坐在瀑布之下,缓缓睁开了双眼。

冰神宫碧云峰万仞冲霄,峰顶一名豆蔻年华的少女,衣裙摆动,秀眉微凝。

“寒潭青蛟的妖晶已被北帝捷足先登。”

“烟儿不必神忧,北域神山将开,此令可引你前往冰神殿。”

王腾入世的消息如一股风暴般,迅速肆虐在北原大地上......

“爹娘,老祖,师父留步。”

“腾儿去了!”

王家族地外,王腾一一拜别了众人,御起神虹,冲霄而去......

砰!

半日后,王腾从天而降,出现在李家族地之外,脚下的地面上布满了裂缝。

“你是何人?”

“竟敢来我李家撒野!”

两道神虹自李家上空掠出,落在王腾不远处,目露怒色。

“你没资格与我对话。”

“叫你们老祖出来!”

王腾手持长矛,神色淡漠。

“哈哈!”

“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竟敢口出狂言,还要见我李家长辈?”

李家两位青年男子闻言,看着王腾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由放声大笑了起来。

“给你二人三息时间通禀李家老祖。”

王腾话落,直接数了起来。

“一!”

“哟,区区命泉境,还唬起我们来了?”

两人感受着王腾周身散发出的气息,面露不屑之色。

“二!”

“来来来,小弟弟,哥哥我就站在这里,我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二人摇了摇头,双手抱胸,像是在看王腾唱独角戏一般,津津有味。

“三!”

王腾第三声落下,手腕横举,摩挲着漆黑如墨的长矛,喃喃低语。

“今日,我便用他们的鲜血为你开锋。”

“为你铸无上帝兵之基!”

下一刻,王腾眼眸轻抬,勾动体内神力,发丝拂过他的脸颊,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记得,下辈子要听劝。”

“死!”

随着王腾平静的声音响起,手中的长矛微微抖动化作一道乌光,直取二人天灵!

“北帝手下留情!”

这一日,王家少主入世,惊动了北原各地,除却冰神宫,各大势力都在讨论王腾与北帝的相遇。

“王家可真会挑时候,北域神山也将开启了。”

“王家少主出生那天的场景,我此生难忘啊!”

“细细算来,那王家少主不过五岁啊,王成坤怎么舍得?”

“放心吧,暗中肯定有族中大能护道的......”

轰!

一座古山中,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身负赤色宝甲,从闭关地冲出。

某处大殿之中,有苍老之声低语:“黄金大世降临,你也该走动了。”

莽荒山脉之中,一位肤色黝黑,身形壮硕的少年,盘坐在瀑布之下,缓缓睁开了双眼。

冰神宫碧云峰万仞冲霄,峰顶一名豆蔻年华的少女,衣裙摆动,秀眉微凝。

“寒潭青蛟的妖晶已被北帝捷足先登。”

“烟儿不必神忧,北域神山将开,此令可引你前往冰神殿。”

王腾入世的消息如一股风暴般,迅速肆虐在北原大地上......

“爹娘,老祖,师父留步。”

“腾儿去了!”

王家族地外,王腾一一拜别了众人,御起神虹,冲霄而去......

砰!

半日后,王腾从天而降,出现在李家族地之外,脚下的地面上布满了裂缝。

“你是何人?”

“竟敢来我李家撒野!”

两道神虹自李家上空掠出,落在王腾不远处,目露怒色。

“你没资格与我对话。”

“叫你们老祖出来!”

王腾手持长矛,神色淡漠。

“哈哈!”

“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竟敢口出狂言,还要见我李家长辈?”

李家两位青年男子闻言,看着王腾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由放声大笑了起来。

“给你二人三息时间通禀李家老祖。”

王腾话落,直接数了起来。

“一!”

“哟,区区命泉境,还唬起我们来了?”

两人感受着王腾周身散发出的气息,面露不屑之色。

“二!”

“来来来,小弟弟,哥哥我就站在这里,我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二人摇了摇头,双手抱胸,像是在看王腾唱独角戏一般,津津有味。

“三!”

王腾第三声落下,手腕横举,摩挲着漆黑如墨的长矛,喃喃低语。

“今日,我便用他们的鲜血为你开锋。”

“为你铸无上帝兵之基!”

下一刻,王腾眼眸轻抬,勾动体内神力,发丝拂过他的脸颊,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记得,下辈子要听劝。”

“死!”

随着王腾平静的声音响起,手中的长矛微微抖动化作一道乌光,直取二人天灵!

“北帝手下留情!”

这一日,王家少主入世,惊动了北原各地,除却冰神宫,各大势力都在讨论王腾与北帝的相遇。

“王家可真会挑时候,北域神山也将开启了。”

“王家少主出生那天的场景,我此生难忘啊!”

“细细算来,那王家少主不过五岁啊,王成坤怎么舍得?”

“放心吧,暗中肯定有族中大能护道的......”

轰!

一座古山中,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身负赤色宝甲,从闭关地冲出。

某处大殿之中,有苍老之声低语:“黄金大世降临,你也该走动了。”

莽荒山脉之中,一位肤色黝黑,身形壮硕的少年,盘坐在瀑布之下,缓缓睁开了双眼。

冰神宫碧云峰万仞冲霄,峰顶一名豆蔻年华的少女,衣裙摆动,秀眉微凝。

“寒潭青蛟的妖晶已被北帝捷足先登。”

“烟儿不必神忧,北域神山将开,此令可引你前往冰神殿。”

王腾入世的消息如一股风暴般,迅速肆虐在北原大地上......

“爹娘,老祖,师父留步。”

“腾儿去了!”

王家族地外,王腾一一拜别了众人,御起神虹,冲霄而去......

砰!

半日后,王腾从天而降,出现在李家族地之外,脚下的地面上布满了裂缝。

“你是何人?”

“竟敢来我李家撒野!”

两道神虹自李家上空掠出,落在王腾不远处,目露怒色。

“你没资格与我对话。”

“叫你们老祖出来!”

王腾手持长矛,神色淡漠。

“哈哈!”

“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竟敢口出狂言,还要见我李家长辈?”

李家两位青年男子闻言,看着王腾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由放声大笑了起来。

“给你二人三息时间通禀李家老祖。”

王腾话落,直接数了起来。

“一!”

“哟,区区命泉境,还唬起我们来了?”

两人感受着王腾周身散发出的气息,面露不屑之色。

“二!”

“来来来,小弟弟,哥哥我就站在这里,我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二人摇了摇头,双手抱胸,像是在看王腾唱独角戏一般,津津有味。

“三!”

王腾第三声落下,手腕横举,摩挲着漆黑如墨的长矛,喃喃低语。

“今日,我便用他们的鲜血为你开锋。”

“为你铸无上帝兵之基!”

下一刻,王腾眼眸轻抬,勾动体内神力,发丝拂过他的脸颊,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记得,下辈子要听劝。”

“死!”

随着王腾平静的声音响起,手中的长矛微微抖动化作一道乌光,直取二人天灵!

“北帝手下留情!”

这一日,王家少主入世,惊动了北原各地,除却冰神宫,各大势力都在讨论王腾与北帝的相遇。

“王家可真会挑时候,北域神山也将开启了。”

“王家少主出生那天的场景,我此生难忘啊!”

“细细算来,那王家少主不过五岁啊,王成坤怎么舍得?”

“放心吧,暗中肯定有族中大能护道的......”

轰!

一座古山中,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身负赤色宝甲,从闭关地冲出。

某处大殿之中,有苍老之声低语:“黄金大世降临,你也该走动了。”

莽荒山脉之中,一位肤色黝黑,身形壮硕的少年,盘坐在瀑布之下,缓缓睁开了双眼。

冰神宫碧云峰万仞冲霄,峰顶一名豆蔻年华的少女,衣裙摆动,秀眉微凝。

“寒潭青蛟的妖晶已被北帝捷足先登。”

“烟儿不必神忧,北域神山将开,此令可引你前往冰神殿。”

王腾入世的消息如一股风暴般,迅速肆虐在北原大地上......

“爹娘,老祖,师父留步。”

“腾儿去了!”

王家族地外,王腾一一拜别了众人,御起神虹,冲霄而去......

砰!

半日后,王腾从天而降,出现在李家族地之外,脚下的地面上布满了裂缝。

“你是何人?”

“竟敢来我李家撒野!”

两道神虹自李家上空掠出,落在王腾不远处,目露怒色。

“你没资格与我对话。”

“叫你们老祖出来!”

王腾手持长矛,神色淡漠。

“哈哈!”

“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竟敢口出狂言,还要见我李家长辈?”

李家两位青年男子闻言,看着王腾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由放声大笑了起来。

“给你二人三息时间通禀李家老祖。”

王腾话落,直接数了起来。

“一!”

“哟,区区命泉境,还唬起我们来了?”

两人感受着王腾周身散发出的气息,面露不屑之色。

“二!”

“来来来,小弟弟,哥哥我就站在这里,我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二人摇了摇头,双手抱胸,像是在看王腾唱独角戏一般,津津有味。

“三!”

王腾第三声落下,手腕横举,摩挲着漆黑如墨的长矛,喃喃低语。

“今日,我便用他们的鲜血为你开锋。”

“为你铸无上帝兵之基!”

下一刻,王腾眼眸轻抬,勾动体内神力,发丝拂过他的脸颊,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记得,下辈子要听劝。”

“死!”

随着王腾平静的声音响起,手中的长矛微微抖动化作一道乌光,直取二人天灵!

“北帝手下留情!”

这一日,王家少主入世,惊动了北原各地,除却冰神宫,各大势力都在讨论王腾与北帝的相遇。

“王家可真会挑时候,北域神山也将开启了。”

“王家少主出生那天的场景,我此生难忘啊!”

“细细算来,那王家少主不过五岁啊,王成坤怎么舍得?”

“放心吧,暗中肯定有族中大能护道的......”

轰!

一座古山中,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身负赤色宝甲,从闭关地冲出。

某处大殿之中,有苍老之声低语:“黄金大世降临,你也该走动了。”

莽荒山脉之中,一位肤色黝黑,身形壮硕的少年,盘坐在瀑布之下,缓缓睁开了双眼。

冰神宫碧云峰万仞冲霄,峰顶一名豆蔻年华的少女,衣裙摆动,秀眉微凝。

“寒潭青蛟的妖晶已被北帝捷足先登。”

“烟儿不必神忧,北域神山将开,此令可引你前往冰神殿。”

王腾入世的消息如一股风暴般,迅速肆虐在北原大地上......

“爹娘,老祖,师父留步。”

“腾儿去了!”

王家族地外,王腾一一拜别了众人,御起神虹,冲霄而去......

砰!

半日后,王腾从天而降,出现在李家族地之外,脚下的地面上布满了裂缝。

“你是何人?”

“竟敢来我李家撒野!”

两道神虹自李家上空掠出,落在王腾不远处,目露怒色。

“你没资格与我对话。”

“叫你们老祖出来!”

王腾手持长矛,神色淡漠。

“哈哈!”

“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竟敢口出狂言,还要见我李家长辈?”

李家两位青年男子闻言,看着王腾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由放声大笑了起来。

“给你二人三息时间通禀李家老祖。”

王腾话落,直接数了起来。

“一!”

“哟,区区命泉境,还唬起我们来了?”

两人感受着王腾周身散发出的气息,面露不屑之色。

“二!”

“来来来,小弟弟,哥哥我就站在这里,我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二人摇了摇头,双手抱胸,像是在看王腾唱独角戏一般,津津有味。

“三!”

王腾第三声落下,手腕横举,摩挲着漆黑如墨的长矛,喃喃低语。

“今日,我便用他们的鲜血为你开锋。”

“为你铸无上帝兵之基!”

下一刻,王腾眼眸轻抬,勾动体内神力,发丝拂过他的脸颊,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记得,下辈子要听劝。”

“死!”

随着王腾平静的声音响起,手中的长矛微微抖动化作一道乌光,直取二人天灵!

“北帝手下留情!”

这一日,王家少主入世,惊动了北原各地,除却冰神宫,各大势力都在讨论王腾与北帝的相遇。

“王家可真会挑时候,北域神山也将开启了。”

“王家少主出生那天的场景,我此生难忘啊!”

“细细算来,那王家少主不过五岁啊,王成坤怎么舍得?”

“放心吧,暗中肯定有族中大能护道的......”

轰!

一座古山中,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身负赤色宝甲,从闭关地冲出。

某处大殿之中,有苍老之声低语:“黄金大世降临,你也该走动了。”

莽荒山脉之中,一位肤色黝黑,身形壮硕的少年,盘坐在瀑布之下,缓缓睁开了双眼。

冰神宫碧云峰万仞冲霄,峰顶一名豆蔻年华的少女,衣裙摆动,秀眉微凝。

“寒潭青蛟的妖晶已被北帝捷足先登。”

“烟儿不必神忧,北域神山将开,此令可引你前往冰神殿。”

王腾入世的消息如一股风暴般,迅速肆虐在北原大地上......

“爹娘,老祖,师父留步。”

“腾儿去了!”

王家族地外,王腾一一拜别了众人,御起神虹,冲霄而去......

砰!

半日后,王腾从天而降,出现在李家族地之外,脚下的地面上布满了裂缝。

“你是何人?”

“竟敢来我李家撒野!”

两道神虹自李家上空掠出,落在王腾不远处,目露怒色。

“你没资格与我对话。”

“叫你们老祖出来!”

王腾手持长矛,神色淡漠。

“哈哈!”

“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竟敢口出狂言,还要见我李家长辈?”

李家两位青年男子闻言,看着王腾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由放声大笑了起来。

“给你二人三息时间通禀李家老祖。”

王腾话落,直接数了起来。

“一!”

“哟,区区命泉境,还唬起我们来了?”

两人感受着王腾周身散发出的气息,面露不屑之色。

“二!”

“来来来,小弟弟,哥哥我就站在这里,我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二人摇了摇头,双手抱胸,像是在看王腾唱独角戏一般,津津有味。

“三!”

王腾第三声落下,手腕横举,摩挲着漆黑如墨的长矛,喃喃低语。

“今日,我便用他们的鲜血为你开锋。”

“为你铸无上帝兵之基!”

下一刻,王腾眼眸轻抬,勾动体内神力,发丝拂过他的脸颊,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记得,下辈子要听劝。”

“死!”

随着王腾平静的声音响起,手中的长矛微微抖动化作一道乌光,直取二人天灵!

“北帝手下留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